内容检索:

文化 > 《楚苑》 > 正文


老范的一天
2019-10-08 16:31:30   来源:   

老范的一天

 

                                         艾雪

  早上五点五十,老范被闹铃吵醒。夜里,他几乎失眠了。此刻的他,打起精神,很快穿好衣服,将房门轻轻关上。老婆清明还在睡梦中。她设置的闹铃是六点二十,然后赶去厂里吃早饭上班。正常情况下,三餐都在厂里解决,工资四千左右,比他高多了。昨晚,老婆是十点下班的,他是十点半。老范回到家时,她还在洗漱中。暖瓶里她给老范留了一壶热水。上床后,夫妻俩因一件事没沟通好,他惹老婆生气了。这最不好的结果,就是导致他夜里失眠,更何况可恶的鼻炎早已趁虚而来了。        
  老范轻手轻脚在厨房煮面。这是他的早餐。中午是一块菜饼。不会挣钱的老范,不仅家务事全揽了,家常饭也必须在行。他在班上吃饭时间仅有半小时。得空,他就做点菜饼或者包点饺子,好带去班上吃。水烧开的功夫,老范上完卫生间后已穿戴整齐。新公司开业后,老范变成正规军了,穿上了新公司的的保安服。老范以前的工装上只有原公司字样,没有“保安”二字。工作性质是一样的,防损的事也就是保安的事。穿戴工整的老范似乎更有精神了。老范站在厨房里,只用几分钟时间就将一碗热汤面吸溜进肚子里了。时间紧迫,他没有闲功夫细嚼慢咽。他将菜饼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装进饭盒,又将饭盒和筷子放进手提袋里,便匆匆忙忙下楼了。

  老范出门就戴上了口罩。怕雾霾是次要的,他主要是怕鼻子受凉。这段时间里,鼻炎害得他吃了很多药,花了好几百元。老范家到公司不远,步行也就十分八分钟。途中的人,他大多熟悉。上班的,晨练的,钓鱼的,因天长日久而熟悉,由熟络而热情起来。早。好。你好。老范大多会用这三个词招呼着他们。最近多霾,加上他鼻炎复发心情不好,老范索性用一大号口罩将面部遮起来了,头上又加顶长沿帽子,这样就不用跟人套近乎了,至多点点头或打个手势。

  老范很守时,没到超市规定的六点五十就赶到蔬果区了。好大的蔬果区,此刻只有两个蔬果员工。她俩是六点到的。这是超市的规定。超市还规定其余部门,凡是上早班的,必须早到四十分钟。老范是防损员工。防损员工人手不够,每早指定一个人早来四十分钟帮蔬果的忙。老范忙得浑身发热时,身边的人才多了起来。老范一个人上了两筐红薯,两包大白菜。红薯好上,直接倒上去就中。大白菜储存久了,烂帮要剥离,菜根也要棵棵削平。一棵棵处理完,还要用红胶带圈一圈。七点半,老范回头望望自己服务的区域,大白菜和红薯堆如小山一样,他这才欣慰地朝自己的岗位走去。
   防损有四个岗位,收货部,员工通道,超市出入口。老范这早的岗位是超市的入口。蔬果区就在入口的东侧。

  八点整,老范迎来了第一批顾客。帮老人拉购物车,帮递购物篮,看包,封包,还要弯腰捡车里篮里的垃圾。带宠物的客人也要阻止进入,发现吸烟者要劝他(她)灭掉再进。看着不起眼的工作,认真做起来却很有成就感。新公司开业前,装修两个多月,耗资六百万。近一个月下来,各种信息汇总起来让老范透心凉。销售不好,各部门要裁员了。老范早就有危机感了。三月前,新公司接手时招工简章就明确规定,男工年龄不超过五十,而自己已五十四了。只因跟原公司合同没到期才留了下来。几个月下来,拿到手的工资延续了原来的标准。工资不长也罢,原来的五六天休息却没有了。这就不能让他理解了。十五号下午,当他查到自己那点工资,他就浑身发凉了。工资不但没长,反而少了十元钱。跟老范级别一样的普通老员工都是1286。老范想不通,老员工怎就这样的待遇???新招来的新员工是2200,试用二个月后2800。也就是说,新来的员工,半个月的薪水都比他一整月的多。老范问自己的处长,处长说你去找人资。老范问人资处长,她说等集团通知统一调整。至于为何少发十元钱,她说,保险费长了。哎,做一样的事,薪资待遇差到天上去了。老范忧心忡忡地自语。

 老范并没有因自己的薪资待遇不好而放松对自己的严格要求。老范从业多年,一直对自己的岗位认真负责,从未出过任何差错。原公司因 Saad  incident  闭店十七个月,他一直兢兢业业留守着,跟平时一样上下班,天天打卡。让他无法理解的是,他跟休职在家的同事拿一样的生活费。甚至,他因在职,那点钱被提前扣了多长的保险钱。新公司接手后,他更加敬业了。因为老范的年龄远远超过了规定的年限,五十四,已经是个老同志了。他在整个公司里是大哥大,又被新员工们戏称为“老班长”。

  午十点多钟,路璐又来超市了。路璐这次来的表情跟上次来时大不同。上次,她说是来采购的,体验一下新店的感觉,看看跟原来有什么不同。这次是来退货的。路璐靠近自己就出示了购物发票和昨晚买的西瓜。她一脸严肃地对老范说,你看看,这西瓜,能吃吗?老范对她陪着笑脸说,别生气了,去服务台办理吧。望着她远去的背影,老范内心深处竟是无来由的一阵酸楚。璐璐跟他住在一个小区里,几年前在超市认识,成为同事。因一次购物,老范忘带钱了,璐璐主动借他而熟悉起来。同事一年光景,留在记忆里的似乎只是几个微笑的表情。再见她,是在今年夏天的公园里。那天晚上,她穿着一袭长裙,身边有个上小学的女儿相伴。几句叙旧,杨志得知她老公会挣钱,老样子,还在跑货车。开业没几天那次相见,她的脸上可喜人了,一颦一笑,一举一动,灿烂妩媚,神清气爽。当时,老范也是在超市入口值勤,璐璐的精神状态,不仅感染了老范,也影响了从他们身边而过的客人。璐璐眉飞色舞地告诉老范说,我现在在城管大队上班,待遇蛮好的,交过保险还能拿到三千多块钱,还可以去领米油等补贴用品。老范逗她,你家不仅有钱,关系又好哦。璐璐如盛开的玫瑰,笑盈盈回应说,嗯,费了好大劲呢。老范又逗她,跟我也找进去呢。璐璐摇摇头说,现在不缺人。老范又说,跟我想着啊。璐璐答得脆响,一直想着你呢。她不忘调皮地补充道,这不看你来了吗?!哈哈一笑,一笑了之。

  老范正回忆着,璐璐从服务台方向下电梯了。新公司装修将原来两部平行电梯改为交叉了。老范此刻站立如军人,对着那端下电梯的璐璐行了个礼,逗得璐璐边下电梯边抬头朝着老范一番仰视。

  吃中饭时,老范心情很好。他依旧跟新老同事谈笑风生。半个小时时间,也是他休息的时间。奔六的人了,老站着,也累的。老范洗完碗从卫生间出来,就被保洁老仁堵在了走道里。她一脸焦急地对他说,我被减掉了,就这两天了。她接着就对老范说,我求求你帮我,跟主管说说。老范一听,明白了事由,就安慰她说,嗯,我去他家找他。

  回到岗位,老范回想着这位保洁老仁,心里挺为她着急的。不但年纪大,还驼背。她来应聘那天,老范也在入口处。她上来就问自己,保洁主管在吗?老范问她干啥的?她说,找工作。当时老范瞅瞅她就问,你多大了?她说,六十七。老范心里话,不中,不中,自己五十四都大了。但他还是告诉了她。不想,却又收下了。事后,老范问保洁主管老蒋,老蒋说她以前在医院干过好几年,有经验,就留下了。细心的老范发现,这个老仁老爱在晚班上买菜。有一二次还被自己厉声责问,超市规定员工购物不得从员工通道出去,她却厚着脸要走,不让她走,她就要走货梯。超市还规定,员工不得走货梯上下,除非拉货。她被自己和斥,一张老脸红彤彤的,表情异常的无奈,显得非常痛苦,嘴里念念有词曰:也不是偷的呢?仿佛不可理喻的人是老范而不是她自己。后来,因经常接触,老范才得知她娘家是柳村人,儿媳妇没工作在家带孩子,儿子挣不到大钱,她就从老家过来帮孩子。老范问她为啥非要买菜,她笑笑说,超市晚上不打折吗,家里穷,不想省点啊。老范又问她,你来城里,老头子人呢?她说他在家看家啊,还有几亩地要摆弄呢。哦,老范懂了。老范之所以答应她,是因为保洁主管跟他住在一个小区里。超市没开业前,他工作在外地。没认识他之前,老范先认识了他的老婆。他老婆好闹腾,常聚好些人在车库里“掼蛋”。她手艺很臭,却又特别喜欢。老范得空去过几次,也掼过几回。开业后的一天,她陪主管来超市购物,老范才知道他们是夫妻。老范认识老蒋,是因为开业前他穿便衣进超市没戴工作证。老范拦截了他,老蒋说我是保洁主管。老范用对讲机呼来值班经理验明正身后才放他进去。

   老范下午二点半下班,刚进家门,手机里就噼噼啪啪响了起来。班上没有网络,这会儿所有的信息都挤进来了。老范家在四楼,是儿子上大学那年春节后卖的。老范十几个群,十几个公众平台,还有百十个微信朋友。此刻,家里很安静,适合他阅处。他脱去工装,换上睡衣,洗个红心萝卜,倒一杯开水,就上床躺着了。麻黄碱滴鼻液,是他昨天上午刚买来的。老婆听班上同事讲,这个东西很灵的,滴二滴鼻子就透气了。老婆早就跟他讲,他一直不以为然。老婆一边跟他置气,一边跟图片拍来了,怕他看不清,又抄来了文字说明。此刻,他平躺着,将液体滴进鼻孔,稍后,果然就透气了。老范坐起来,靠在床头,一边吃萝卜,一边喝开水,同时浏览群里动态,处理跟他有关系的重要事情。当他看到冬日暖阳给他留言仅有“没关系”三个字时,心里顿有一种负罪感。冬日暖阳是清明舅舅的大儿子。他想,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他一定是有意见了。哎,自己也真的是没办法呢。
  砰的一声门响,儿子接放学的孙子回来了,接着就听到两声刺耳的撞击声。他们又出去了。老范的门虚掩着,儿子一进门大概就望见了他窝在家里。他之所以带他出去,一是不屑见他,不屑是因为他痴迷文字,二是怕打扰到他,却又拿他没办法。老范一激灵直起腰,此刻,老婆那端来电话了,她说,准备我晚饭,五点半下班。老范心里一喜,嘴巴连连说,好啊,好啊。

   老范爬起来,脑子里想着这顿晚饭怎么做,买啥好呢?他看到桌子上有儿子媳妇他们中午吃剩的大白菜烧牛肉粉丝,想到冰箱里还有鱼,他就拿定了主意        
   老范先将鱼拿出来解冻,又和好了一团面,这才匆匆往对面小区冷菜店赶。一年之中,他是很少光顾冷菜店的,除非节假日。老范瞅瞅摆放有序的数个品项,选择了刚出锅的猪耳朵和水煮花生米。两个菜,花了二十元钱。他提着往回走,一路紧赶紧,生怕老婆回来了,饭还没做好。其实,他是紧张和激动,毕竟,老婆回家吃饭少,像客人一样。        
   老范麻利收拾着客厅。他将餐桌和茶几一并抹了抹。又将两个冷菜放进碟子里,这才开始准备葱花佐料,又洗了点菜,切成菜丝,留作炸汤。擀面条,是他的拿手活。老范和的面,硬,擀起来费劲,切的细,煮出来受吃,筋道,口感好。切好的手擀面,细细的,一把一把放在面板上,很顺溜,很好看。老范望望,感觉很满意,这才去厨房烧鱼。鱼是腌渍过的,他怕咸了,烧差不多时,他丢了进去几片白萝卜。鱼盛出来,又将中午的剩菜热了。得空看看手机,六点快到了。老婆五点半下班,路上大约要二十分钟,六点前到家差不离。老范炸好汤,水烧响了,门也发出了响声。老范闪出厨房门,笑脸相迎进门的老婆,她望望忙碌中的老范说,不急,不急。细心的老范发现老婆脸上有了笑容,怀里抱着一个塑料袋子。老范下面的功夫,老婆已换好行头,接着就洗好手,推门进厨房看看说,我来啊。老范歉意地说,不用,你去歇着吧。清明将鱼和大白菜牛肉端在茶几上,就一屁股坐了下来。她望望茶几上的四个菜,两冷,两热,四四如意,感觉甚好。此时,老范手擀面也端上来了。老范刚要坐下,老婆说你跟酒拿来。老范一愣,还是麻利地照办了。老范倒了一杯酒,放在老婆面前,老婆端起酒杯,呡一小口,又将酒杯送到老范手上,说,喝一杯,生日快乐。      
   老范一口酒下肚,望望头发花白的老婆,心里有感动有伤感。这辈子,自己为了文学,不会挣大钱,浪得虚名,作家,政协委员等等头衔都不能给她带来柴米油盐酱醋茶,而她不离不弃地顾家,一直在打拼,他真的觉得对不起她。房子首付是她拿的,家里日常开销也是她的,老范那点工资仅够还房贷的。过日子和玩潇洒,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老范所在的政协界别二十几个人,此刻正在外地旅游。他们发来的一张张照片,看得他心里痒痒。十天前,界别小组开会期间,召集人孙主任提议说,年底了,大家一起出去转转呀,于是乎,“哗哗哗”鼓掌通过,日子就定在十一月二十四二十五两天吧,正好是周六周日,双休,于是乎,八百元红包纷纷就发给进了孙主任的手机里。老范可傻眼了,他手机里根本就没有这么多钱,杂志社给他发的几百元小说稿费,早被他用完了。也就在前天晚上,界别里的几个粉丝突然议到老范的小说,孙主任就提议说,让作家发个大包呗!一年来,老范抢了群里好多人的红包,自己觉得也该送回去了,就连发了几个红包,共200元吧。吃面时,老范一再朝老婆看,清明说你看啥,我都老嗨嗨的了,有啥看头?老范说,媳妇啊,是我无能,让你失望了。清明说,我自己选择的,后悔也没用,也不后悔。老范不由得就又想到了当年,清明爸爸是政府部门的实权派股长,她却坚决要下嫁给他柳村这个穷书生。

  夫妻俩吃完了,鱼和两个冷菜基本没有动。
  清明放下筷子,打电话给还在班上的儿媳妇说,今晚你爸生日,你们早点回家,面条擀好了,家里菜也有。

   这晚上床时,清明拿过塑料袋子,取出羽绒服对他说,换上我看看。老范本来就已内疚,加之酒精的缘故,脸上红红的。他不好意思试穿时,还不忘跟清明温情解释说,真请不到假,都怪我哈。老婆清明昨晚跟他生气,是因为今天的日子非同寻常,今天是她舅妈病逝一周年祭日。前不久,她姑父去世一百天上坟,巧了,那天,她刚好休息,不用请假。这事儿,她多天前就跟他商议,估计自己请不到假,以为老范能代替她去,结果他也请不到假。其实,老范早就跟领导人说了,说了多次,也不管用。老范昨天下班前还厚着脸皮在电话里再次跟领导请假的,可是,不准啊。清明昨晚跟他发脾气时说,真假的,谁知道呢,上个破班,假都没有。

  睡觉吧。清明抛个媚眼给老范。
 “今晚不看电视了?”老范和蔼地征求她的意见。
  你傻呀?清明喉咙里幽幽地发出一声叹息。
  稍后,房间里就升腾起欢快的氛围。



 

上一篇:美丽泗洪四章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