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检索:

文化 > 《楚苑》 > 正文


美丽泗洪四章
2019-10-08 16:31:12   来源:   

美丽泗洪四章

曲延安

 

1.湿地“半马”五岁了

 

当公元前490年希腊英勇的传令兵菲迪波德斯从马拉松镇跑到雅典中央广场带着胜利的微笑死去,当1896年第一届奥林匹克运动会马拉松赛跑问世,谁能料到这项勇敢者的极限运动从“庙堂之高”向“江湖之远”转身,竟然会在泗洪湿地大道上以“半马”形式出现,并且已举办了五届。生气勃发的奔流与芳草、碧莲、稻浪、芦花共同着呼吸,即使冬日余温犹存。

在现今以车代步的年代,仿佛连走路都是多余的,有多少人愿意汗流浃背、精疲力竭地跑呢?超马,全马,即便是跑半马,压根就不是“正常人”干的事儿。却依然有很多人乐此不疲,参与的理由各说不一,但可以认定其唯一的理由是:他们享受了奔跑带来的快乐。

而泗洪,也因这项五光十色的运动,某种意义上获得了经典性。

千人,万人,奔跑湿地半马。

这是最接地气的运动。生态湿地,绿草无声,古汴伴行。人在画中跑,路在脚下移。在那段时间里,你的世界与以往不同,道路、风景、气温、身体、呼吸、人群,纷至沓来,目不暇接,这样会令人很放松,很自由。开始喜欢上跑步的人跑出了信心,第一个梦想降临;穿着各式各样运动衣的健儿跑出了自信,神气活现;不同肤色的冠军跑出了荣誉,享受欢呼;大手牵小手的亲子选手跑出了亲情,其乐融融;跑完后献上一束玫瑰的情侣跑出了爱情,互相拥吻。参与者以自己的方式,尽情享受着体育盛事带来的乐趣。

男儿、女儿,挑战湿地半马

半程马拉松21.0975公里,它绝非两个10公里相加那么简单,它不是数学,并不是那么容易完赛,它耐力与极限的比拼,是速度与激情的竞技。在这个时空里,所有的生命同样地平等、重要,没有高低尊卑贵贱之分。每人的姿式各异,体态不同,但是都在跑,以树木倒退为参照,以奔跑的方式向前,那么多人都是一个目的,跑完人生的第一个或更多个半马。你看跑着的人,浑身闪耀着生命力的光芒;你看他们的眼神,释放着清澈而又穿透的力量。现在,他们跑出了勇气,相信下一步应该就是积极生活。

这路、这城,校验湿地半马

路边人行道上,有一棵广玉兰开花,半树白花,半树紫花,美的不同寻常,“半”的魅力毕现,是与“半马”的暗合?

马拉松,即便是半程,对于普通人来说就像是另一个世界里的事物。但是,人生总是喜欢自我挑战的。而挑战之一,便是“行百里者半于九十”。走一百里路,走了九十里,也只是走了一半;也是说要完成最后百分之十的工程,却要花费百分之五十的工作量。深层含义就是:愈接近成功愈加困难,付出的努力更为艰巨,而一旦成功,便在巅峰。此所谓不忘初心,持之以恒,善始善终。一个人,一条路,一座城,究竟为什么而奔跑?向可能冲刺;到底为什么而奔跑?向不可能抵近。如是,灵魂里发出雷鸣般的吼声。

于是,在叫做泗洪的这一座城市里,我们奔跑的履印无所不在。其中有一条,它的印迹是21.0975公里。

 

2.何处闻灯不看来

 

夜幕降临后,华灯亮起时,也许是泗洪最美的时分。

因为灯,因为古徐灯展,因为灯火泗洪,因为梦幻之夜。

高高低低亮花灯,灯火最懂城的美。

汤团的“元宵”、粽子的“端午”、秋菊的“重阳”、月饼的“中秋”、冬夜的灯展,一年又是将尽时,已向街头作灯市,一场无与伦比的灯光秀已然拉开帷幔。

桃面相映红的我,笑语拂面浓的你,乱红纷如雨的他,不约而至,殊途同归,出门俱是看灯人。

什么叫做热闹就是那种万人空巷吗?什么叫做辉煌,就是那种流光溢彩吗?什么叫做盛事,就是那种视觉震撼吗?

人类照明经历了从火、油到电的发展历程。照明工具出现过火把、动物油灯、植物油灯、蜡烛、煤油灯,19世纪末电灯的发明改写了照明的历史,人类走向了用电能照明的时代,人类进入了用灯光塑美的时代。因而,使“看灯”华丽转身为中华民族特有的文化符号。

灯节,火树银花是其经典写照。23个重点灯组,以天地为舞台。卡通故事,风土人情,美学交响诗,时尚浪漫曲。声光水电雾奇幻,智能化呼应动感,飞花溅玉惊艳。浪漫与现实的精巧融合,文化与经典的完美谛造,演绎出来便是佳节。所以,这样的节日须得“玉漏铜壶且莫催,铁关金锁彻夜开”,狂欢才是。

纸、布、绸、缎、绢、竹、木、塑、钢,各色材料应有尽有,点面造型精巧别致,包罗万象,蔚为大观。

宫灯、生肖灯、菠萝灯、花篮灯、荷花灯、嫦娥灯、孔雀灯、走马灯,同时“点亮”,流苏斑斓,千种夜景万般风情。又恰如书画的横披长幅,斗方小品,各美其美。

树中灯,月朦胧,共婵娟;桥上灯,人缱绻,应无眠。这灯那灯,各种弧线,多种角度,静止的动作的,玉萧江南曲,火树塞北风。
云中灯,似凫雁,犹翾天河;水中灯,疑星落,春波几尺。
东风夜放花千树,流光飞舞,教人错认是元宵;天上星河地上忙,月影疑流水,又仿佛荡漾夫子庙浆声灯影里的秦淮河。

两山理论”,青山绿水,荷塘春色,鱼米之香,天体广阔,小康之路亮亮堂堂,三万里阡陌容我扁舟,从容出入。

紫竹观音,仙女临凡。这个观音,眉眼间藏含着江南山水,而神情又分明有着被大都市所描绘的衣香鬓影。

一地收获,五谷丰登,阡陌、稼穑不再是记忆中原始的风景,期盼新的一年像糍粑一样甜甜蜜蜜、团团圆圆。当梦想挽起明天,幸福便美在家园。

季子挂剑,践行诺言的仁士。英雄正是多情人物,堪随云月共赏。
十犬弄春,金狗旺福,鹤寿龟年,虎卧凤阙,鱼跃荷塘,鲤跳龙门,热闹得要命,却是世间平常。
泗州戏,扇面,剪纸,民间大俗又大雅。传统工艺,相传薪火,燃烧最炫民族风。古今杂糅,异彩纷呈,看得目迷心醉,美得不可状物。

圣诞麋鹿,灵秀园林,精舍美食,妙曲轻歌,琼楼玉宇,火龙蜿蜒,如梦似幻,是盛世的妆点。

通览火树春,暂得金灿夜,时空交会古灯会,真个是琳琅满目,繁华似锦,不及一一。却让你领略水韵泗洪、生态泗洪、魅力泗洪、大美泗洪之管窥一豹、尝鼎一脔。

我虽无心苍穹,今夜灯光灿烂。

这不夜城的光明与活力,己由路灯、霓虹灯和调控信号灯支撑,与古徐阁通身的灯璀璨、流光涌彩互为成就,当然,还有从阳光下的商厦丛林到月色下的万家灯火。不远处,高速公路与规划中的高铁交错疾驰而过,现代文明的光华生生不灭。

 

3.梅深梅浅探花语

 

阳光暖暖,和风徐徐,三月风日正好,且去寻春探梅。

无须走远,洪泽湖湿地便有梅园,占地200亩,有梅2万株。其中不乏梅中翘楚:朱砂梅满枝绯红,宫粉梅著花繁茂,玉蝶梅素静雅洁,龙游梅舒展飘逸,七星梅散淡自如,绿萼梅(枝梅)花白萼碧,珍珠梅冲寒怒放。她们曾有高贵的出身,如今降贵纡尊,真是桑梓幸事。

梅确有珍罕者,湖北黄梅有“晋梅”,浙江天台有“隋梅”,杭州超山有“唐梅”和“宋梅”。她们的“身世”更高,有饱经阅历的沧桑感,我却不想负笈远去朝圣般翻阅历史的厚重,乃至承袭灵魂的重载

我的意愿很单一,看树,看花。或者说,看一种植物的生长方式、成长阶段。只是如此。所谓的“梅韵四贵”的横、斜、疏、瘦,在我看来,无非是文人的故弄玄虚。梅,它终归是树,毋需叠床架屋般硬往“文雅”上靠,不必附加那么多的“高风亮节”于精神层面。我愿只是纯粹地去看梅,如同看山前山后的桃李杏枣,它随意地长,我自由地看,愉快就好。我喜欢这种心境,平常心是也

但梅,确实是好看的。

是她螭蟠虬结、拳曲虯斜、跌宕起伏的姿势吗?是她俯、仰、侧、卧、依的形态吗?是她紫红、绯红、粉红、黄、淡墨、嫩粉、雪白的花色吗?是她朵朵擎着东风、束束裹携暖阳、树树凸显春意的生机吗?在美面前,臣服的结果就是失语。

乍见梅高,有玉树临风之气。树名合汉梅,掠过头顶伸向半空,枝上的花儿或像浪潮中涌出的晨霞挤做一团,像一支支军号高高低低嘹亮吹着,故意撩人似的。偏偏你仰头去看,又被那样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所震慑,让你领略什么叫总领百花迎春来,崔嵬嵯峨一树娇。

惊见梅红,有举火烧天之炽。近前细看,深红浅红熟红梅,簇锦凝赤聚红雨是那种扑面而来的湿热气息,是你走进阳光的那个瞬间最饱满的细节;远远望去,群树影影绰绰,含烟乱红,云蒸霞蔚,披靡而下,有一种舞蹈的燃烧。

又见梅白,有玉洁冰清之质。梅枝盘曲苍劲,嶙峋之上却是繁葩积雪,疑似积玉,白得近乎惨烈。杨柳风起,浪拥雪堆,香雪十里,似闻有暗香浮动,又不知何处香。惹人要拥冰心一片,赶赴这白衣之约,承接黎明的爱抚。

一树独立:静如处子,宠辱不惊,缄默不语,独抱情怀,卓尔不群。想来她即使向春天发言,也是浅笑嫣然,心平气和,欲说还休,一瓣瓣从容打开自己。而那些秘而不宣的心事,当然就悄悄隐匿在孤芳自赏里。

一树奇特:根部并蒂,花发两色,红白各异,互为映衬。一是旁逸斜出,红粉敷面;一是疏枝缀雪,冰肌玉骨。如一对知己偎倚,有眷恋相伴便是拳拳不尽,这就是知心的默契。又似是座标,一水相隔,对面便是桃园,尚未苏醒,那是另一番春潮正在孕育。

这边看新生:点点初心,冷冷瘦红,半开半闭,将花未花,纵然左右千娇百媚,我自矜持。纷扰的尘世,始终以自己喜欢的方式行走。淡淡的牵念,浅浅的相知,深深的情意,总是清狷可怜。

那边看逝去:一如晨钟暮鼓,月圆月缺,有吐艳叠翠、姹紫嫣红、芳菲浸染、竞奇怒放,就有风韵消逝、落英缤纷、残红委地、洁白坠土。你来我走,花开花落,总是气度。争让、进退、取舍、盛衰之间,皆美,都恰如其分地显示了生命的两端。

梅园里走,梅园里看。触目横斜千万朵,观其繁盛;赏心只在三两枝,观其简净;枝条清癯明晰,观其铁骨;树身黑漆糙纹,观其苍劲。与梅相近相亲,此中意境最是上佳。

梅园里陶然,梅园里沉醉。尽日寻春不见春,着意寻香不肯香;笑拈梅花嗅,香在无觅处;更兼春风解花语,弄花香满衣。是谓耳清目明,是谓心旷神怡,所谓天人合一,已是心满意足。

梅园里乐忘返,梅园里不思归。肥瘦疏密皆上品,繁简动静都有韵;心洗礼得其芳馨无限诗意镶嵌其间难怪“国家园林县城”会花落泗洪,难得全国首批“两山”理论实践创新基地会青睐泗洪,谁能说这其中没有梅的花瓣点缀了飞翔的春容?

春深已得几许,花好正合人欢。我本江南来,但看花拥城;人在梅中行,恍然入梦境。从此不再羡“杏花”,不辞长作泗洪人。

 

4.鸟眺望的地方叫作远

 

日出霞满天。

清风拂过,有鸟呢喃啁啾,啼唱鸣叫正欢。

我在路上。举目四望。

我看到了什么?或者说我想看到什么?我看到了阳光下的路,五彩缤纷的路,四面八方的路,奔放自如的路,从头越,与天接。

举步路上,四通八达,远近通途。

城乡道路毛细血管一样密布,纵横交错,四方铺开,多向辐射,承东启西,贯北连南。无与伦比的力量,使崎岖变坦途;惊人的速度,让希望成现实。

出城南下,湿地大道与古汴河齐肩相伴,方骖并路,迎接洪泽湖的涛声;在它的西边,有双沟大道与之平行南向,下草湾遗址与“双沟工业游”各具魅力,古今俱美。

G235G343国道在青阳镇、车门和瑶沟相交,兼以高速S49南北贯穿,组合而成“中”字形交通态势。这可不仅是几个地理符号的标注,萌动着的发展基因借助活力四射的生命线,已然走上开花结果的必由之路。

S268省道,由东北而西南贯通曹庙、界集、太平、龙集、洪农、孙园、半城、陈圩、城头、双沟、丰山、天岗湖。点线连续,载着桑梓乡民去向幸福。风过时,欣看硕硕结实它们随风起伏,俯仰有致。

宁宿徐变身新扬高速(S49),自归仁入县境,携梅花、青阳镇、瑶沟、双沟,串通一路。它与G235国道亲密得是一对兄弟,各尽所能,尽遣其流,并行南北穿越。广阔是它的美感,畅通是它的快感。

泗宿高速(S04)自皖境入县与新扬高速(S49)交汇,大道一线牵,车轮无停日,溅起互联互通的新一轮奔流。

高架桥俨然一系飘带凌空微步,是宿淮铁路居高临下。骤然间半空中疾风迅雷,转瞬间速度携着力度从归仁、梅花、青阳镇掠过。它与G343国道、S268省道,3条漂亮的弧线在泗洪潇洒地由东向西,这是一条条希望路、致富路这是新时代的前进啊!

一个个节点,串珠起古徐国的青铜味、大王庄的革命红、大柳巷的梨花白、上塘的早春回;以及柳山湖风韵、临淮渔乡风情、石集稻米馆、丰山碧根果、天岗湖光伏电能、梅花药草与林果种植。

一处处连结,勾联起淮水傍流,睢汴贯通,大湖湿地,蟹肥鱼鲜,苇荡雁鸣,花好果艳,四季成熟。路改变了历史,时间置换出空间,一日日萌醒、崛起、嬗变,殊途同归。

一条条路交叉迂曲,又直直向前;一座座桥使得城乡无痕,林湖相依;一盏盏路灯次第亮起,万家灯火。这座城如同气血旺盛的青年小伙,蓄满朝气,激情勃发。

阔步路上,星移斗转,阳光灿烂。

感同身受的我们这一代人生而有幸,泗洪与宿迁、与江苏、与中国,从点的萌动到系统覆被,从量的积累到质的飞跃,自信越万山,婵娟映千里。而今,中国的“新四大发明”——高铁、共享单车、支付宝和网购,与道路有关的四占其二。

我们昨天的汗水洒遍阡陌。奏响改革的铿锵进行曲,斩岸堙溪,筚路蓝缕,峰回路转,大辂椎轮,迈上了摆脱贫困、励精图治星光大道。

我们今天的追求依然执着。谱就发展的绿色协奏曲,“既要金山银山,更要绿水青山”,走上了两者兼顾、齐头并进、健康生态的阳关大道。

我们未来的理想蓬勃鼓胀。激越崭新的富强梦幻曲,绿色发展,生态宜居,一步一个脚印,进入了全民奔向小康、共同追逐梦想的康庄大道。

千古百业兴,先行在交通。由内到外,奔驰着现代生活节拍。远远近近,无限生机敲击进取的门坎。近处,路被绿海裹拥了,青翠相间,莺嬉燕闹;远处,滚滚活力拥万千气象,路与天际连在一起。鸟眺望的地方叫作远,这鸟当是“吉祥鸟”,两翼扑闪,浮云掠梦,俯看大道通衢,蓬勃前去……

 

 

上一篇:美妙的仙草
下一篇:老范的一天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