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检索:

文化 > 《楚苑》 > 正文


乔加林:时光里的旧物什
2018-01-09 14:59:11   来源:   

时光里的旧物什

乔加林

 

笆斗

斗是农村常见的计量器具。过去粮食碾打出来,扬净晒干,论的是多少斗。

笆斗,底部弧圆,上部敞了圆口,有的人家会在圆口处箍上一个铁箍子,图的就是经久耐用。笆斗是用竹子、柳条、荆条等编成的一种盛器,底为半球形。在农村,家家户户都有几个笆斗。俗话说,竹篮打水一场空,但是笆斗装水却不会渗漏,可见严密性不一般。

在大集体时代,每当夏收秋收拉开序幕后,生产队的晒场便开始热闹起来。清晨,晒场上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会准时来到队部集合。男劳力一溜排着,每个人手上都拎着一只笆斗,妇女们人手一把木锨。大家在谈笑风生中开始进行晒场,有的摊晒谷物、有的用扫把清理谷物中的杂物……当红日喷薄而出,金光耀眼时,大家早已经干完了活儿。 

每当夕阳西下,晒场上人有的戴着草帽,有的扎着毛巾进行收场。收堆、清扫、扬场,各干各的事,井然有序。晒场上的人,各有分工,扛笆斗的人在另一个人帮助下,喊着一二三,一起用力举起,笆斗稳稳地落在扛笆斗的人肩上。扛笆斗的人,一手托着斗底一手抓住斗帮,到了仓库让笆斗依偎着肩缓缓地倒下,如果别人上前帮忙,弄不好会把肩上皮蹭掉。

在晒场上,一些年轻力壮的庄稼汉,有时候还会扛笆斗比赛。在众多妇女呐喊加油声中,几个壮汉扛笆斗的相互奔跑着,相互激励着,谁也不甘示弱。那些扛笆斗的年轻人跑的速度犹如一阵风,在与时间赛跑,身强力壮的年轻人,有着牛的气力也有着马的洒脱,跑得满头大汗。在村庄里作为一名男劳力,如果不能扛起笆斗会遭人嘲讽。扛笆斗不分大人小孩,刚进中学校门的孩子能扛起笆斗是常会受到大家赞扬的:乖乖,这孩子有劲,像头牛,以后有出息。人们也会羡慕那家小孩的父母,认为养育孩子终于成了劳动力可以挣工分。

晒干的粮食准备入库时,生产队长或保管员要对粮食进行检验稻谷的干燥度,随便捞起一把稻谷,抓几粒谷粒抛进嘴里一咬,如“啪”的一声脆响,说明稻谷完全干了,达到进仓要求,队长就会安排生产队里的劳力们把晒场上的粮食用笆斗扛到粮食折圈里。粮食进仓前,通常都会用笆斗装满粮食,然后往大秤上一放,称重。随后会计或保管员就负责数进仓笆斗总数。

最让庄稼人开心的时候,就是生产队里分粮食。只要队长通知分粮食,家家户户,大人小孩,男女老少都拎着笆斗往队部去,满脸春风地跑到场头自觉排队等候,分享劳动果实。轮到谁家,生产队会计在事先制好的每家每户表格上报出分得的数量,保管员负责从粮折里向笆斗铲粮食,两人负责抬笆斗,一人负责过秤。   

轮到我家时,我把眼睁得大大地盯着长长的秤杆,心里在默念着“把秤杆子再抬高点儿”,分得粮食的乡亲们扛着笆斗开心地穿梭在高低不平的泥路上。父亲每次去队里领粮食时,都会叫我一起去。父亲扛着分给自家的口粮,一路上都会哼着小调。虽然每次只能分得半笆斗粮食,但从父亲的脸上,可以看出来今年是个丰收年。

土改后,农民当家作主,家家都有属于自己的土地和晒场。每到夏收秋收时,父亲都在家门口晒场麦草堆附近用折子圈个窝,做了个粮折子,在粮食进折子时,我和母亲负责装粮食,父亲负责扛笆斗向折子里倒,我还兼职数数:一斗,两斗,三斗,四斗……八十八。父亲听了我的报数,很是惊讶,没想到今年收成这么好,父母看着收成爽朗地笑了,开心得像个孩子。

庄稼人在施肥、播种时,大都是用笆斗盛装肥料和麦种,在笆斗上边缘穿两个对孔,一根绳子穿过,在孔边打两个结,再把绳子套在脖子上,笆斗大概在肚子的位置,一手握着笆斗,一手抓起肥料种子一撒,踏着均匀的碎步向前移动,肥料或种子在空中散开,纷洒到地里,然后再用耙进行耙一边,把种子和肥料覆盖在土里。他们挥洒着汗水,期待着来年的好收成。

笆斗,在农村用处可大了,每年正月里,家家户户都会蒸很多馒头,都是储藏在笆斗里,然后用布或衣服盖起来,每顿烧饭时从笆斗里把馒头拿出来在锅里蒸一下就可以了。在农村磨面时,机面房里也都是把粮食倒进笆斗,机面人把笆斗扛起来把粮食倒进磨面机里······

儿时经常唱的民谣至今还在延续:一斗穷,二斗富,三斗四斗卖豆腐,五斗六斗开当铺,七斗八斗把官做,九斗十斗享清福……这个斗不是笆斗,是指每个人手指上的指纹的斗。

儿时的美好回忆,总是不由自主地涌上心头,尤其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儿时经历的点点滴滴时常会从脑海里涌现,就像一幕幕的画面,历历在目;在回忆过去的经历时,就像品尝陈酿的老酒,回味无穷。

 

扁担

小学时,学过一篇课文《朱德的扁担》。作为土生土长在苏北泗洪农村的我,对扁担太熟悉了。在以人力挑运东西的时代,不论男女老少都会使用扁担,扁担是农村家家户户必备的运输工具之一。扁担,有大扁担和小扁担之分。小扁担长一米六,大扁担长两米。小扁担通常挑一些轻东西,大扁担都是挑或抬较重的物品。

扁担,大多都是柳树、洋槐树或桑树做成,最好的扁担材料,要数枣树和桑树。扁担两头通常都会打眼安装木塞或铁柱,避免东西从扁担上下滑。扁担通常会越用越光滑,越用越顺手。

在大集体时代,我的老家在日常生活中,用扁担挑水,挑粮食,挑秸秆,挑肥料……只要能挑的都会用扁担。农家人的日子,也就是用扁担挑出来的。扁担好坏是有讲究的,要软硬适中,有韧度,有弹性,粗细也要适中。夏日,挑上个百来斤东西,光着膀子,脖子上放一条毛巾,一手扶着扁担,稳步向前走,担子在肩上忽悠忽悠地闪,扁担咯吱咯吱地响,就像舞台上艺术家们表演的交响乐。如果是遇上到公社上交公粮,几十壮劳力,挑着担子,在泥石路上行走,那场面,那气势十分壮美!尤其是在晨曦中或夕阳下,那画面更是美不胜收,让人感动。农民的价值和劳动的美,在这个时候会体现得淋漓尽致。

庄稼人都是吃土井里的水,在那个时候,家家户户都有一口大水缸。每天一大早,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要排队挑水。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挑水时昂首挺胸,两手抓着扁担两头水桶吊绳,大步流星,步履矫健轻快,水桶里的水不荡不溢。妇女们大多只挑半桶水。十岁大的孩们大多是两个人抬一桶,走路有时还会趔趄。

在贫困落后的岁月里,收割麦子、稻子也要用扁担、箩筐挑运。剃头匠、补锅匠、木匠、磨刀匠等,用扁担挑着担子,走村串巷,为的是兴家致富……在生活中,用得着扁担和肩膀的事情与地方太多大多了。

货郎、补锅匠、剃头匠……小贩挑东西叫卖等,大多用的都是小扁担;农村挑水、挑农作物,都会根据物件重量而选用大小不一的扁担。一百斤左右的物件就用小扁担,一百五十斤以上的大多使用大扁担。如遇谁家老人出棺,抬棺,大扁担就是最佳的选择。

扁担,还可以当防身武器。记得在六岁那年秋天,半夜时分,突然听到我家西面有人喊“抓贼啊……抓贼啊……”,村民们都起来了,手里拿着扁担往呼叫点跑来……

父亲年轻时很能干,挑一担水走起路来像一阵风似的,扁担在他的肩上颤悠悠的,水桶里的水也荡漾着波纹,就是不洒在地上。那个时候,我还很小,父亲去挑水,我就会跟在他后面来回跑。

在我十二岁那年,我去池塘边土井挑水,趔趔趄趄地把两桶水挑回来,原本满满的水,到家时只剩半桶。父亲告诉我说:“做事最重要的就是要量力而行,用扁担挑东西要注意前后平衡,做任何事都不能急于求成……”父亲的话隐含处世哲理,至今回想起来颇有道理。

随着社会的发展,靠扁担运输的年代早已远去。每次回老家,在门后面看到扁担靠立在墙上,都会回想起扁担挑运的情景……

在使用扁担运输的岁月里,扁担就是庄稼人的精神脊梁,在挑起一个家庭重担的同时,也挑起一个村庄、一个时代的沉重历史与殷殷期盼。

 

滚铁环

在大集体时,虽然生活艰难,物资匮乏,文化落后,但乡村儿童却是无忧无虑地生活着,没有一点烦恼,像一群自由的小鸟,在单调的游戏中欢快地玩闹。

乡村小伙伴们最心仪的游戏就是滚铁环,铁环是一件随手可得的简单器具。滚铁环,曾在整个村庄和校园里风靡一时。

小伙伴们基本上是人手一副铁环。乡村的土路,坑坑洼洼,凹凸不平。不管是上学路上,还是回家途中,一路“叮叮当当”清脆的声音响到教室门口;放学后又一路“叮叮当当”回家。

我们滚的铁环多半是箍木桶用的铁箍,谁家的木桶报废了,把铁箍拆下来,再用粗铁线做个U”字形的推勾就可以了。富裕点的家庭可以到铁店花上几毛钱买一个,而买不起、家里又没有破桶的孩子,就只能借小伙伴的玩。至今我还记得,我家的木桶底子有一点漏水,趁父母都下湖干活时,我在家用砖头慢慢地砸桶底,我渴望有一只自己的铁环。由于害怕父母发现,砸过后,只好再用淤泥补上……

家里的木桶终于彻底不能用了,我用一根粗铁丝自制一个铁弯钩手柄,从此我拥有了自己的铁环。铁环在我手里,不论上坡过坎,还是左转右拐,通过我推、钩、托、提、跳……一整套的控制动作,铁环便不歪不倒,想滚到哪就滚到哪,想在哪停就在哪停,全按我的意志轻松行驶。

村西头晒谷场上,是小伙伴们聚集的地方,放学后小伙伴们在这滚铁环,绕着晒谷场奔跑,一圈,二圈,三圈……你追我赶,就像脱缰的野马在晒场上推着铁环奔跑着

滚铁环碰到拐弯抹角的地方,要放慢速度,手朝旁边用劲带一下铁环再转弯走。碰到上坡,则是要费劲一些,得提前加速,方能一口气滚上坡。下坡时,如果人跑得慢跟不上铁环,铁环就会自行跑掉。碰到高低不平之处,铁环就会陡然弹起,碰到一块小石子,会在“咣啷”的清脆响声中跳荡,而铁钩在右手中指挥自如,牢牢地控制着铁环的运行轨迹,但不管铁环蹦起多高,最终还会落回到地面上继续滚动。铁环哗琅哗琅的声音响到哪里,小伙伴们的欢笑就会跟到哪里。铁环在小伙伴们手中仿佛就像一位魔术师,忽儿斜行、忽儿拐动、忽儿飞驰、忽儿龟速,精彩纷呈,高潮迭起,小伙伴们随心所欲,玩出花样,乐此不疲。一番比斗下来,汗出如浆,气喘如牛,于是都假模假式地学武侠里的大侠拱拱手,相约下轮再战,接着豪迈地用铁钩钩上铁环,往肩上一搭,或勾肩搭背,或分道而行,心满意足地扬长而去。

儿时的铁环玩具,如今黯然地挂在老家厢房墙上,身上布满斑驳的锈迹,岁月如铁环滚滚而过,当年滚铁环的小兄弟都已步入中年。滚铁环是一个时代的象征,滚动的铁环,正如滚动的童年,慢慢滚动着,慢慢延伸着,把艰苦岁月的童年演绎得多姿多彩、快乐常伴。

  

 

上一篇:周迎宾:故乡的水
下一篇:姚大伟:味道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