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检索:

文化 > 《楚苑》 > 正文


梁永周的诗/梁永周
2017-11-21 13:51:37   来源:   


 

他是被欢喜挤出来的,依然瘦小

躲在最避风的那个墙角抽烟

他的手上有皴裂的河口和暗礁

可是并没有收到粮食

他孤苦伶仃

一个被估算到了七十多岁的年轻人吧

从未被怜悯

我们面对太阳的时候

就不敢撒谎了

所以他说

我是住了二十年的外乡人

只不过有了贪婪的病因

根就变了

不然我也会长成“入乡随俗”

 

 

 

最西边的那户人家没贴春联

里面只有一个女人在住

他的丈夫刚死了三年

前街还有好几户人家没这样过春节

我跟母亲说

人死了一样会贪

且变本加厉

痛苦的倍数会是什么颜色呢

就像是黑里找黑

血,夜以继日地流

 

可母亲没文化

母亲说:我们今年也没有贴春联

是啊,我们听了奶奶的话

 

 

不会老去,一直在盯着头发变白

那些安慰的口语都被拆穿了

在夜里

没有多少星星让我们数

只有回到乡下

把眼睛眯起来

就找补回来了

不再迟钝,口齿清晰

就像是三尺讲台上

那个掷地有声的措辞

 

可秋日荒草啊

它毕竟是矮下来了

即使那风走得再慢

都晃动了它的骨头

没有可盼切的

只守住这土就好

 

 

在背面的,都做旧了

明媚都会写在事物的额头上

若阳光发芽的蓄力柔软下来,那么

这颜色就搅合费力

没有人会盼切仇恨

所有死亡都没有输给光阴

只是哲理不懂变通

谈论是非的疯子是不会回头的

设想给时间做针灸、理疗

可年迈这种病变是有阴影的

我们站在伏笔之下

背叛就只是顺其自然

从过去的口供得知

真理总在新那里等着

我们只有活下去

 

 

停下来了,连同一只觅食的猫

这种佝偻定义过历史

设想中,我们推翻现实

作着庞大的诗,用渔网把海水捞干

可是

我们都是海上的孩子

每一阵小风浪,都能把虚妄掀底

 

把步子往前迈

全世界都在倒退,只有影子提醒我

我是在月亮的背面,领会了黑海与石头的眼睛

 

总有东西被遗落

在不言语的水面上,等待一个发芽的梦

打捞

 

 

数完这群蚂蚁

这只猫就看到了河流的睫毛

看到命运与旗帜都拴在一棵树上

这场战争一定会伴随事故,沉入年代

成为历史

 

那疼痛的壮烈与柔绵,都太过静寂

让遥远的一场雨淋湿一个意念泛滥的斗篷

 

世界荒了

所有的水都开始往上涨

 

那只蚂蚁爬上我的暮年

一切都会如愿地

就跟随这样的大雨远行吧

 

 

小脑左侧。种了一棵树

一棵正在发芽的树,根很重

已在太阳穴的位置探路

独木成林之处也该有鸟,骂这个脏环境

除却绿色的都不干净

我把嘴巴张得很大

放她出来进这黑暗之中,好把树根刨走

在口语中唤醒

若不及时,这叶子就落了

如何打扫干净,如何救治这鸟

妄想再种一棵树

种在右侧,那里该有一大片空

把这空填满

就不会有鸟放弃张开嘴巴

可是

这树,该生出多少叶子合适呢?

 

 

上一篇:燕南飞的诗/燕南飞
下一篇:台湾组诗(八首)陈 跃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