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检索:

文化 > 《楚苑》 > 正文


燕南飞的诗/燕南飞
2017-11-21 13:51:13   来源:   


 

 

流水的光阴很短,它在模仿时间游走的声音

只想用宿命为世俗解渴

心烦了,敲一敲罪过

在长满老茧的地方,指认足够的耐心

你的前世是樵夫,也可能是猎手

鞭影落在花丛中,刀把上残存着体温

 

赠我一世大难不死,此地无银,从此埋下祸根

让锈迹斑斑的暗香露出白骨

为一声号令扫墓

——我仅有的一根断指

敲下为生命遮羞的字母

 

你不能与野火为敌。既然已错过雨季,就等待

收割土床上漫不经心的悲怆

 

石缝里供奉着干瘦的目光

正透过脊背

把一条河流,钉在大地上

 

 

她的掌纹里匿着私会的小径

床前有一滴月光

带来一个不能相见的人,拯救你的诗行

用漏网的灯火刮骨疗伤

你是主人,你来敲击一盏巨大的血

让指尖弹出落日

碾碎一个陌生的命

在三千年的寓所,与你同居。

 

有人用尽最后的力,许下白首不弃。有人一声喊

碑文上的马蹄声早已落尽

而尘土会在山顶上安顿下来

抓一把江南

放在胸口。

 

还有一鬓霜发,都是被指认的凶手。它们会顺手牵羊

拐走所有逃命的孩子

然后一起面对悲伤,比自己更像自己

放纵一步步退后的岸。

 

三千个苍老的容颜交代去处

皆是一壶燃烧的疆土

每一条旧路都是歧途。道一声

我来了

 

 

 

抵挡不住泥土的诱惑

习惯了斧头上一张大漠的脸

用三尺月光,锻打一把弯刀

再配上一壶烈酒,如何?

我在悬崖边上等你

众生如草芥

不会再有人把一座山喊醒

仅仅记得对手的名字

在这个宽阔的生死簿上

草草记上几笔

每一条路都含情脉脉

风萧萧兮,易水寒。吾本为燕国的臣

在云海里呷一口琴声

灯火阑珊处

我要把最后的江湖

囚禁成一地衰草

让我手中的词牌,偷袭那些

流落在异乡的人

兄台,切要小心,莫被这渡口的磨刀声

误伤了

 

 

我曾经有一个愿望,就是把一朵梅花,养出诱惑

让它没有离开的理由,像从前一样

更爱自己

 

别看我有着一副冰冷模样,请相信

我是大地上一节枯木

随时可以躺下来,与你划拳,对饮

切皆可商量,彼此互换位置,向另一个自己致意

 

青苔养不住小小羞怯。矜持,是一双翅膀

仓皇而逃,把一粒风种在体内

 

花朵的欲望是挡不住的

所有骨缝里的秘密都深不可测

一匹白马按照它的模样生长

暮色多么苍茫,而我,多么渺小

 

犹如半壁江山划进尘世

一个身影被越啃越瘦

靠垂钓另一匹白马的遗像活着

 

 

后来,你才肯认领这些暗藏的死结

比起沉沦在黄昏里的背影

那层层包裹下的疲惫,只是替空旷找一个去处

 

据说,四海为家,亦不能熄灭赶路的旧梦

每一根残枝上都挂着谜团。

 

它把渴望藏在花朵里

攥紧我的遗骨

证明我还活着

 

必须在自己的旷野里开过。庙宇安详

叫不出名字,也要顶礼膜拜

没有一块砖瓦是我的

没有一块不是

 

沉睡吧,当你等不到我你就会信以为真

像被锁紧喉咙

所有的呻吟都是在呼救

 

而你仓皇无措。

多么幸福的颤栗啊!一颗心渴望于世

春色渐深,饮酒。等一场崩溃。

 

 

上一篇:汉高祖刘邦/朱广海
下一篇:梁永周的诗/梁永周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