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检索:

文化 > 《楚苑》 > 正文


沭河现代诗群作品特辑
2017-09-21 15:31:56   来源:   

沭河现代诗群作品特辑

张阿克   孙陈周  周守贵   袁沭淮  霍云  吕述谡  周善来  池墨   胡南

张阿克的诗

     山

小径幽深,如暗中发育的少女。

松树,柏树,以及高矮不一的灌木

充当了山体的遮阳伞。

脚底石块安于被踩踏的命运。鹅卵石

认定自己天生是一块楔子。

此刻躁动的是林间的鸟鸣,还有一路

抱怨的溪水。——如此上等居所

还有什么不够满意?

一条马陆虫横着过山路,有着

宠辱不惊的气度。

倒是我这个外来者,怎么看

都不像大山盛产的物种。

     山

循河谷而下,溪水不时暴露出躁脾气。

草木挽留不住它们,草木只是溪水

邂逅的穷亲戚。水中的石块,若无其事

抱定一颗任由清洗之心。

我们也不急。我们是来浪费的,

我们有好几个时辰多余的光阴。

只是该如何说与山溪:世间多少大事,

都在这缓慢消磨之中?

   再次写到水草

再次写到水草,已是数年

之后。成子湖的湖面,小于洪泽湖而

大过苍穹。只有湖水一样清冽,

如同乱世中走失的亲人。

此地水草,依旧有着纤细的腰身。

(它们似乎从未遭遇肥胖症的困扰)

湖水携带着粗糙的世界观,日夜冲刷。

除了流失,没有什么是你的。 

湖水翻开水草们的衣袋,又拿走它们

仅剩的一点想法。

其中一株水草,抵近中年。

不经意抬头,在岸上

看见了另一个自己。

     郊

浓雾散去,像不断退向身后的村庄。

脚下,泥土路连着过去一年起伏的日子。

槭葵干枯的果实,一半垂向地面,一半留给内心。

林木深处,有鸟鸣,寻不到源头。

陌间,麦苗矮小、众多,护着用旧的村庄。

远方,有人沉默不语,抱紧卑微的尘世。

    锈

能够戒除食色之欲,将余生

围困在残躯里的,除了锁舌,还有

时间的碎屑。

——孤寂,缓慢。当初的行刑人,

早不知所终。而这把锁,甘愿

心扉紧闭。这细小的铁打之身

是一座孤岛,也是一处

桃花源。不知寒暑,

无论魏晋。

天下大事,全都是你们的。

    断流河

一条河,走着走着就不知所终。

天地宽敞,它能去往哪里?

……只有沿途的草木蒙受过它的恩泽。只有

这些草木深知:最终入海的水并非

最好的水;一条中途走失的河流,

也并非总是自己的逃兵。

    冬

冬日,万物顶着疲倦的头颅。

候鸟加速逃离。草木降伏于北风

的追杀令。河水保持流动—— 

放弃喧响尚有些时辰。

浓雾化身为霾。泥冢里入住

新亡人。白杨交出仅剩的叶子:

像谁赐予我们光阴,又将它们

一片片取走。

   蝴蝶八行

展开双翅悬于花朵之上的,

不是你,是你的影子。

将苏醒的欲望刺入花蕊内部的,

不是触须,是你的昨日。

那时百花齐放,薄翼如幸福。

整个尘世陷于春天。而眼下

花朵和你都已脱身。留下的

只是幻象,和你的过往之壳。

    孙陈周的诗

  河水是那样地流着

我不止一次,想靠近

沂河淌

为了那些流逝的

时光和往事,为了看它的

河水是怎样地流

我也渴望站在里面,顺着

它们流过的水势

掏出内心的悲伤和凄凉

我还要洗濯一下疲惫的灵魂

抠掉脑中不祥的云朵

我知道

河水是没有尽头的

但我还要站着,站着

身体

就不会随波流淌

我也就能让它接近

无限的冰凉


    北

北风来了,村里许多老人都开始

担心还能不能挨过这个冬天

他们把自己像过冬的白菜一样

放在屋子里

只有等到阳光温暖的时候

才愿出来晒一晒

而更多时候,他们都感觉自己

像一根能够长在春天

却发不出新芽的老树干

他们还喜欢聚在一起烤着炉火

有的谈论去年或者前年

谁家的老人在夜里被风带走了

有的倚靠在墙壁上,沉默不语

有的透过门上的缝隙

看到几片落叶像孩子般奔跑在风里

他们都老了,就像一盏灯

老了,油也就要尽了

他们都害怕,一阵北风吹来

让世界瞬间一片漆黑

   麻

冬日,北风不止

草木把绿退回根部

虫子隐入泥土

大地上,远去的候鸟

丢下了羽毛,凌乱而

没有光泽。这时

树林里只有麻雀

像歌唱的女巫—— 

粗心的农民耕作时把许多

麦种遗忘在泥土外面

有时,它们像一片树叶

随风落下,但又可以

轻松地回到枝条上

有时,它们像一个农民

身上穿着土灰色衣服

背后的尾巴是攥紧的拳头

它们迎风一直走着

一直走着,甚至

忘记了飞翔

  周守贵的诗

    

    1

夜色燃烧的光芒,

点燃了门缝里的激情。

一生错过的那些燃点,

终在今宵化为灰烬。

  

    2

旋律。热场。点火。发令。

一些叙述、铺陈的情节,

都被一扇门紧闭,忽略。

也如门里同步上演的节目,

蜗居体内的情愫风生水起,

浴火重生,如一道幸福的闪电

终将汇入门外篝火的海洋。

  

    3

偶尔重叠的光阴,

也有打开的机缘。

像歌曲卡带,重头再来。

像那些节目,错过花开

录像都能还原现场。

而我们珍藏的秘密永在。

     4

姐姐。今夜没有戈壁,沙漠,

唯有江南十八湾诗意的胸膛。

诗人载歌载舞,篝火燃起春光,

今夜爱有了怀抱,温暖有了故乡。

袁沭淮的诗

   听

虫声测出了凉热

逞强了一天的阳光

清晰了今夜的虫鸣

虫儿晒热了血液

又扬起歌喉

它们是夜的情人

能饶舌到天明

轻音乐的小合唱

覆盖静且黑的世界

夜复一夜的虫唱

要唱到哪一个夜晚

而我总想从虫声里

听出些什么

  一只虫声

一只虫声

从对岸涉水而来

河水很静,很清

河水明亮了它的叫声

它的叫声也如河水

连连绵绵

虽然已经春浓

虽然有蛙鼓伴奏

但没有其它虫鸣

没有第二只虫鸣

只有它的独唱

还有我,唯一的听众

   霍云的诗

    枫

从那本线装的古书里滑落

一片经年的枫叶,像谁那颗

善感的心

它不再火红,如年少的爱情

历经时间的积淀

变得淡定、从容

多少欢笑、快乐、幸福

多少烦恼、痛苦、忧伤

化作轻烟,随风而去

一片曾见证爱情哀怨缠绵

尘世人情冷暖的枫叶,历经

缘起缘灭,白云苍狗

而生活的那本线装古书

始终缄默不语

    等

五月,南风掠过香樟树茂密的枝桠

花园里,玫瑰袭人的香气

从窗外缓缓挤进人的心扉


黑夜带着黑色的眼晴,谁

独自一人,在暗夜里看划过的流星?

不要走开,我就在这里 

夜凉如水,纳兰词自怀中掉落

忧伤滑过指尖,思念化作指柔

亲,我就在这五月之夜等你

   吕述谡的诗

  与一片葵花相遇

在南郊,与一片葵花相遇

土地越来越奢侈

楼房如同稗草,挤走了庄稼

幸存的葵花们长得很认真

在钢筋水泥的缝隙里

站成同一种姿势,孤傲、倔强

每一个花瓣,都如同一团火

在熊熊燃烧,像极生命的态度

认真、热情,不论明天结局如何

都不会丢弃追逐阳光

信念。即使在不久的秋天

将会被砍下头颅,即使

将会被碾碎于泥土

也会把每一天成长的生机勃勃

在这个午后,我走进一片葵花

站成其中的一株

   角

包装无奈的微笑

动听的谎言

便是最精美的台词

粉墨登场之后

摇曳忐忑的心情

没有喝彩。立于尴尬的人生舞台

小心翼翼的舞蹈在文字之上

我们心情沉重

每一个不经意的目光

都令我们手足无措

同一种角色,为何

别人扮演得那么轻松

  周善来的诗

   秋

始于去年的出发

生命的活力被压缩成

早春的嫩芽

历经夏雨、秋风

容颜已改,可对根的依恋

矢志不渝

秋风起,叶劲舞

这一封封家书

抵达心岸后,终将化成

昨天泛黄的记忆

   银

走过春夏,隐去绿意

几番风霜洗礼后,换来的

是岁月积淀后的黄

和让人心怡的精致的扇形

一株银杏,一树金黄

像谁梦中有过的雍容和华贵

风起叶落,带给人世

别样的风景。只有那颗摔碎的心

记得岁月曾经的给予

   苇

一袭素装,惊艳如初

情难却,爱依旧

灵动飘逸的舞姿,荡漾心扉

飘雪,见证天荒地老的爱情

洗尽铅华,忠贞渗入骨髓

池墨的诗

  走近古栗林

一棵棵古栗树

赤裸、粗粝、真实

像一枚枚汉字遗落在大地上

古栗林安静得像一首诗

古栗树排列成一行行诗句

因为韵味,因为平仄

让人屡读不厌,不忍释手

走近古栗林

就像走近一部史诗

用心虔诚地去解读它

我们的内心会变得一片圣洁

  凝视一棵古栗树

凝视一棵古栗树

我的心无比震撼

岁月在它的躯干上

一刀又一刀

刻下了无数的刀痕

像极了我的祖父

他的脸上

也是沟壑纵横

凝视一棵古栗树

我仿佛看到我的祖辈

在田间弯腰躬耕

在村头挺身舒懒

他们可以书写历史

却无法站成一棵树

  胡南的诗

   雨

连续下了多天的雨,落在

这座小城,落在触碰过的瓦片

撞击之痛,墨汁般散开

又涓流般汇聚

此刻,一只脚渐渐变暖

另一只正经受寒冷

雨水的嘀嗒声,像父亲临走时

未能说出的遗言,这些年

我终究未能将它参透

   过

即使深居幽室

也会想起,那片载我过海的树叶

正在经受腐烂之苦

 

上一篇:活在当下(组诗) 作者:张克社
下一篇:苦难深处的思索与冀望 作者:李德南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