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检索:

文化 > 《楚苑》 > 正文


风情宿迁 作者:许蒙
2017-09-21 15:28:35   来源:   


 

如梦似水,风情皂河

静静的小河,依水傍湖的民居。古寺小桥流水,风情大气秀美,身入其中,满心的恬淡祥和。这是我对皂河古镇最直观的感受。中国地大物博,每座古镇都有其独特的历史文化和风土民俗。西塘是婉约的,周庄是灵动的。而作为蕴含着浓郁苏北特色的皂河古镇,自有其独特的地域风情和人文魅力。

皂河镇是江苏省宿迁市西北部的水乡古镇,因辖区内有五条河而旧时传称为“五河镇”,当然这是流传于民间的说法。至于“皂河”名称来源也有很多说法。比较可信的说法是:皂河本身就是一条河流,是发源于山东郯城墨河的支流,因水底土色发黑而得名。皂者,黑也,亦为墨。清康熙十九年(公元1680年),河道总督靳辅根据康熙皇帝解决防止“减水淹民”的指示,在宿迁、桃源、清河三县的黄河北岸大堤内开了一条新河,称为中运河。这条河,上接皂河及骆马湖,作为河流的皂河自此成为中运河的一部分。下流经过桃、清、山、安诸县,最后入平旺河到达东海。中河修成后,得自清口截流,迳渡北岸,度仲家庄闸,免去走黄河一百八十里的险路。皂河地区也因此成为大运河南北漕运要道,商贾行船不绝,逐渐成为宿迁西北部经济贸易中心和水陆交通枢纽。曾任河南道直隶州判的皂河人卢盛芝,归里后在集市周围筑圩防寇,遂有“皂河镇”之设。

走进皂河古镇,好像走进了一座庭院深深的清宫;走进皂河古镇,仿佛穿越了千年的历史风云;走进皂河古镇,你会感觉走进了偏居一隅的清代世外桃源。这里清式建筑众多,仅上规模的就有四处,每一处都是市级以上的文保单位。这些古建筑分布在镇区南北,与通圣街北部的老房子极其自然妥贴地排列组合在一起。虽然不像凤凰古镇那么波澜壮阔,但它给你的是一种贴近灵魂的亲切与和谐,仿佛在向你倾诉一个遥远的梦。德国著名诗人、思想家歌德说:“建筑是凝固的音乐。”皂河古镇的这些古建筑就好像是音符一样,灵秀地纵情地跳跃着。

龙王庙行宫建筑群自然是这些古典建筑的代表,走进龙王庙行宫,你会感觉走进了一处穿越剧的拍摄现场。龙王庙行宫位于镇区南首,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点。龙王庙行宫原称“敕建安澜龙王庙”,是清代皇帝为了安澜息波保佑一方百姓安居乐业的皇家祭祀水神的庙宇。据龙王庙行宫宣传资料来看,这座庙宇始建于清康熙二十三年,后来又经过雍正、乾隆等几代皇帝的修复和扩建,占地三十多亩。笔者查阅历史文献,得到资料显示:历史上的龙王庙庙产土地达数百亩之多,周围百姓多以租种庙地为生。该建筑群是江苏北部保存最为完好,规模最为宏大的清代宫殿式古建筑群。因乾隆皇帝六次下江南,五次驻跸于此,故又称为“乾隆行宫”。

来到龙王庙,御碑亭自然是错不过的景点。走过山门,御碑亭就赫然进入眼帘,此亭可与别处不同:六角重檐攒尖顶,十二根朱红抱柱撑起黄色的琉璃瓦屋面,像极了撑开的黄伞。又因为是皇室建筑,所以当地人亲切地称它为“皇伞亭”。皇伞亭最顶端是黄色琉璃瓦雕刻的十八罗汉像,十八罗汉浮雕栩栩如生,浮雕下方是倒置的莲花宝座。重檐攒尖顶的建筑建造过程极其繁琐,因为屋面上的琉璃瓦每一层大小规格都不同,这需要工匠仔细计算尺寸,误差一定要保证在合理范围,不然下大雨的时候就会漏雨。龙王庙行宫的御碑亭一定是高级建造师设计建造,不然怎么能经受住过往几百年的风雨沧桑?矗立在“皇伞”里面的是高六米的御碑,御碑采用的石料是上等的青石,表面柔滑如玉。四周镌刻乾隆皇帝颁布的圣旨和五次下榻龙王庙撰写的五首御制诗。圣旨为乾隆亲笔书写的小楷,颁布于乾隆元年。五首御制诗每首都步前韵,且都有“安澜”二字。足以看出乾隆皇帝对此处龙王庙的重视程度!再看看御碑的基座,我们知道一般的御碑都是赑屃驮着的,而龙王庙的碑座是极为罕见“龙首狮身”座。也能说明皂河龙王庙作为清代皇家祭祀庙宇的显赫地位。

提到乾隆行宫自然会想到乾隆皇帝下江南途径宿迁的趣事和因乾隆皇帝而流行开来的美食。有关乾隆的逸闻趣事古镇的地接导游能讲得头头是道,什么乾隆和香妃的故事、乾隆和陈阁老的故事等等不一而足。说到美食,我们自然就会想到黄狗猪头肉和乾隆贡酥。乾隆贡酥早已是市内有名的特产,黄狗猪头肉更是上了“舌尖上的中国”,成为家喻户晓的宿迁美食。居住在这样的古镇,皂河的居民一定是幸福的。清早一碗撒汤,四、五个生煎包,再来两根油条。吃完之后去“下江南大观园”逛一圈,然后再开始一天的工作。

如果你想亲身感受古镇的生活气息,一定要来皂河老街。老街位于通圣街北部,市级文保单位财神庙、陈家大院就坐落于此。两排建造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老房子错落有致地组合成老街的样子。街道上是各种生意行当铺,从北向南有打铁铺、剃头铺、洗澡堂、渔具店、还有浓郁地方特色的小吃店。清早,打铁的师傅就会起床,收拾好家伙就开始一天的忙碌。剃头的师傅上班时间比较晚,太阳当头才开始劳作。笔者经常拿着相机清早来到这里,这段时光无疑是一天中最美好的。

古镇有太多值得书写的了,比如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皂河初九庙会和柳琴戏。皂河初九庙会是宿迁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初九当天来皂河旅游做生意的游客和商人能达到30万之多。柳琴戏源出于“拉魂腔”,曲调浑厚,直达灵魂深处。

小镇的水如梦,小镇的梦似水,这座如梦似水般的苏北古镇正在华丽脱变。我们期待她更加风情时尚,更加优雅有味!

英盖长空,风情项里

金秋九月,花香满城,绿意盎然。刚被雨水冲刷过的宿城,空气如洗,煞是可爱。蓝蓝的天白白的云映在窗前,暖暖的阳光透过如盖的绿叶肆意地投射到书桌上。书香被阳光打散,又混入阳光,一时间恬然宁静便充满了整个房间。窗户边临时搭建的衣架上不知何时落下几只小鸟,鸟鸣声联合着被秋风敲打出来的枝叶声,还真有种“田园交响曲”的感觉,好似秋风也在看书哩!

 也难得,终日生活在这个愈加繁华的城市里,大小杂事诸多,加之近期工作繁忙,甚是有些疲倦之感。这一日,难得清闲,便贪睡了些时辰。闹钟知趣地停止了工作,鸟鸣却代了班。懵懂中醒来,忽然想起上周在微博上和项王故里的约定。这样美好的天气,无疑是适合游玩的。于是丢掉疲倦,一鞭“快马”,来到了项王故里景区。

和我一同前往的还有某时尚杂志执行主编刘先生。刘先生是项王故里的“熟客”了,因为采编需要,他经常来到这里采风,对于景区较我熟悉很多。我这次是应项里景区官方微博小编的邀请免费参观。之前来项王故里也只是独自行走,这次受到这般礼遇自然让我受宠若惊。

项王故里景区,是我市旅游龙头,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故里建筑群坐落在宿迁城南梧桐巷。梧桐巷是秦朝末年农民起义领袖、“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英雄、西楚霸王项羽的出生地。《史记·项羽本纪》载:“项籍者,下相人也,字羽。”下相,是宿迁古时地名,是秦汉时期置建的县,两千多年的历史沧桑中多次易名,直到唐朝代宗时避皇帝名讳由宿豫改称宿迁才固定下来。

历史上的项王故里几经兴废,几经修葺。破坏程度最为严重的是在十年文革中,而修复扩建工程最为浩大的无疑是在改革开放后的今天。整个建筑群全部都是汉代风格,磅礴大气,蔚为壮观。正大门是西门,西门前矗立着硕大的项羽骑马青铜塑像。乌骓马高抬前蹄,仰天长啸。项羽手持宝剑,一身戎装,英姿飒爽,雄风八面。塑像背后就是故里大门,在大门的正上方,篆书镌刻“项王故里”四个金光闪闪的鎏金大字,彰显出西楚霸王项羽“力拔山兮”的豪迈气概。

 进入正门,我们登上城门楼,整座建筑群便尽收眼底。偌大的汉式建筑群,飞檐斗拱,灰色筒瓦,鳞次栉比,一派肃穆沉静的景象;白色带肌理的墙壁,更加凸显建筑的立体感,也为游客呈现出项羽尊为王者的英雄气概。钟鼓二楼坐落在“盖世阁”左右,游客中有几个小孩童在敲打鼓面,发出的鼓声浑厚低徊,仿若历史的回声。

我们走下城楼,在景区工作人员的安排下,我和“小虞姬”芍药以“盖世阁”为背景合影留念。芍药姑娘俏皮可爱,像个邻家小妹妹。拍照的时候,我说:“这是咱们第二次合影”。姑娘露出惊讶之色,一定是在想第一次合影是什么时候?我笑而不语。这样的邂逅,也许只有在项王故里才能遇到!拍完照,我们告别工作人员,自行参观景区。刘总说:今天时间短,肯定来不及参观所有景点。这样,我们重点参观“项王故居”,那里才是景区的核心部分。

不由我分说,刘总就拉着我径直地走到了“项羽故居”。故居落座在景区北首,由三进院落组成。矗立在故居门前一左一右的是古铜色的圆形石柱,石柱造型独特,用料考究。骄阳的映射下显得格外凝重,似乎是在支撑着历史。大柱旁边有古石碑一座,是康熙年间宿迁知县敬立的。碑面书繁体“项王故里”四字,字迹隽永,笔走龙蛇。碑座是龙之九子之一的“赑屃”,用的是上等的黄石打造。老“赑屃”吃力地驮着石碑,众多游客排队等着与石碑合影。石碑旁边是一对正坐石狮,雄狮昂首挺立,像项羽一般“不可一世”。雌狮就温顺许多了,如虞姬那么温婉文静。

我们信步走进故居中大殿,花岗岩材质的项羽塑像坐落在大殿中央。只见项羽身披盔甲,左手紧握宝剑,右手按下巨石,昂首挺胸,怒目圆睁,彷如闪电。这场景使我不禁想起那首气势恢宏又壮志难酬的《垓下歌》:“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 虞兮虞兮奈若何。”想当年,垓下被围,四面楚歌,我们宿迁的英雄项羽当时的心境是什么样的呢?乌江水寒,是什么勇气让英雄自刎于涛涛江水前?我们站在塑像前,久久地仰视着,想着那段悲壮的历史。从他的眼睛里仿佛看到了那叱咤风云的王者气概,又仿佛看到了他那慈眉善目的妇人心肠。如若历史可以重新演绎,那么江山又会是什么样子?历史不容假设,玩笑罢了。

我和刘总继续往前走,映入眼帘的就是被称为“天下第一槐”的项羽手植槐。传说这棵老槐树已经生长了两千多年,经历了数个朝代的更迭,经历了无数次风雨磨难。眼前的老槐树就像一部鲜活的历史,在向游客诉说着亘古流传的英雄故事。为了保护老槐树,景区管理处在大树四周用铁栅栏围住,栅栏上有众多善男信女系上的许愿带,红色的丝带和绿色的枝叶交相辉映,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大树的主干成“丫”字形,分东西两枝。据史料记载东枝生长了约三百年,西枝生长了约八百年,都是枝叶繁茂,绿荫融融。在西枝的上端有明显的折断痕迹,据说这是1976年的一次大雷电击断的,断痕处如今早已长出了新枝嫩叶。

在老槐树旁边是栓马亭。青石打造的乌骓骏马,飒爽英姿。这匹骏马和项羽拥有同样的风骨——英雄的坐骑能差么?在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带着我和姐姐一起参观了项王故里。我父亲把我抱到马背上,我学着项羽的样子拍着马屁股,嘴里还念念有声……

栓马亭北侧是一棵年代久远的梧桐树,被称为“项里桐”。在项羽生活的那个年代,宿迁一定栽植了很多梧桐树,不然这里也不会被称作“梧桐巷”。梧桐是一种高贵的树种,项里桐是目前梧桐巷中保存下来的唯一一棵发根梧桐。我小时候就有收集树叶的爱好。尤其喜爱梧桐叶,梧桐叶叶片硕大、饱满,形状俊朗。我会把它晒干抚平,用彩笔在上面作画。我画过项里的马,画过运河里的船,也画过小时的梦想……我蹲在相里桐旁边,轻轻地捡起一片落叶,附在耳际,仔细聆听岁月的呼声,仿若这一刻天地浪漫唯我独自享受。正当我浮想联翩的时候,刘总打断了说:“怎么,还想带着念想回去?小虞姬不是给你留下照片了么?”老刘打趣我,却不知道这梧桐叶寄托着我怎样的情愫!我或许会把它制作成书签,夹在我最喜欢的书里吧!

项王故里的确是一本书,这本书封面上写着“英雄”二字。打开之后,满目厚重的历史波涛,翻滚着那些峥嵘岁月;项王故里也是一首歌,唱不尽的历史沧桑,诉不尽的世事炎凉;项王故里同时也是一幅画,描绘着家乡奋勇向前,努力拼搏的时代精神。宿迁,这座历史文化古城,一定会更加美好,更加风情。 

杉翠荷香,风情新庄

从青春的雨季中走来,一直伴随着我的是一汪荷塘,还有浸入体内的荷香。不断地滋润着我,温暖着我,丰盈着我。让我无数次赞佩荷叶的包容,无数次流连荷花的婉约。我爱荷花,爱她的纯洁懵懂的体态;我爱荷花,爱她的娇嫩欲滴欲说还休的神情。

在宿豫区新庄镇境内有一大片尚好的荷花塘,荷花塘边上有连绵数十亩的杉树林。这是我近来才发现的美丽所在。今天,终于亲眼所见了,一时竟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办好。

沿着洪泽湖路一直向东,在环城东路上打个弯,经过梨园湾再行驶几公里就到了杉荷园。同行的是一位老朋友,我们一路有说有笑,像是无话不谈的闺蜜,也好似长久不见的兄弟。行走在绿荫环抱的乡村公路,小轿车真的好像是在梦幻中徜徉一样,载着我们赴一场奇妙的朝圣之旅。

荷花,是应该朝圣的。人世间,没有哪一种花如荷花一样自古以来就被歌颂称道。咏赞荷花的诗歌,随口就能吟出几句。荷花在西湖,“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荷花在江南,“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荷花在女子,“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荷花在男子,“荷叶五寸荷花娇,贴波不碍画船摇;相到薰风四五月,也能遮却美人腰”……荷花最是和爱情有着不解之缘;爱情,与荷花联系在一起,就多了几分高洁和坚贞。有一首乐府诗如此描写荷花,“青荷盖绿水,芙蓉披红鲜。下有并根藕,上有并头莲。”还是让我们一起把时光机拉回千年前吧,结合当时的社会环境再来品读这首诗:诗人站在荷塘边,看着青青的荷叶覆盖着碧绿的池水,娇艳的荷花羞涩欲滴。她的根和叶都紧紧地连接,这正是象征着那人间的情侣,终久相伴。是啊,荷花的美在于人们赋予她的美好涵义。观赏者内心的模样,也多少映射着他眼前荷花的模样。

毕竟杉荷园的荷花与别处不同,宿迁其它地方也不乏长相姣好的荷花池,却没有如此庞大的气势。杉荷园的荷花尽管成群结队,体量庞大,却不似庭院深深的楼上小姐,反而类似邻家小妹妹。初见时,娇羞无比;再见时,就奔放了。一个个争先恐后,簇拥着,翻滚着……她们脚踩云端,立于天蓬之上,像一群娇媚的小娘子在碧绿的舞台,随着蓝蓝的天空一起舞在游客们的视野里、心尖上。

衫树,就成熟许多了,它们穿着迷彩的盛装,背着守卫家园的信仰,以军姿直立,好像守卫这片荷塘的卫士,为荷遮风挡雨,保护着荷青春期的无尽遐想。

此时,我想到了同行的我们,这情景完全可以类比啊。 

桃花流水,风情湖滨

住在骆马湖畔的人几乎都知道这样的民谚:“初春银鱼冬日鲫,桃花流水鳜鱼肥。”说的是咱们骆马湖水产极为丰富,一年四季都有新鲜的水产品上市。尤其是初春时节的银鱼,那可是我们宿迁的一道金字招牌。如果苏轼来到宿迁,是否也会写下一首《宿迁一绝》呢?你且听来:三台山下四时春,桃花梅柳次第新。日品银鱼三百条,不辞长作宿迁人。我想,像苏轼这么喜欢游山玩水的人,不来宿迁长住,那一定是遗憾的。据说,李白曾来过宿迁,还留下过墨宝呢!

在湖边选一处宝地,邀上三、五好友,尽情品尝骆马湖美味,欣赏着湖边的各种花卉。彻底扫清繁忙工作的疲倦,那感觉可想而知。当下这时令正是桃花盛开的时候啊!我猜,那桃花一定像喝醉了似的,满枝绯红。“酒香”也一定很迷人。去,不能这么乱猜,还是要亲身去欣赏一番才行。

来湖滨游玩,也是我每个月必做的功课。常年如此,也不会觉得厌烦。

在这个季节来到湖滨,是最优的选择。平坦如镜的宽阔湖面上点缀着几座葱葱郁郁的小岛。岛上柳暗花明,绝非平常所在。远处白帆点点,沿湖的大堤上排列着垂柳,柳树随风作舞,仿若配合着游客的兴致呢。湖滨浴场边上是江苏省第七届园艺博览会会址,排列着各种花卉,最先进入眼帘的还是桃花。这是一棵满枝盛开着的桃花,成熟的桃树,宛如少妇的衣裙,也如天边的彩霞,花蕊轻轻地喷吐着幽香,追着我们而来,那么地令人心醉。娇美可爱的桃花啊,红白相间着,真像一缕颜色迤逦的花绸。

说到桃花不得不引出一首著名的诗作:“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这是一首脍炙人口的名作。诗意谁都知道,不用我多说,这里单单讲为啥要把“人面”和“桃花”相互类比呢?人们把桃花比作美人,比作美好的事物。可见,桃花多么地惹人怜、招人爱。那盛开的桃花就像是一片片胭脂,染红富饶的春之山河;又像是一团团云霞,映照充满生机的宿迁大地。在我看来,即便是那路边的桃花,也是值得赞许的,她们弯弯的枝条上洒满了碎小的红绸子,一股股清香,也爆发了星星点点的春意。

上一篇:白茅草 作者:石 毅
下一篇:猫命 作者:汤以方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