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检索:

文化 > 文学新作 > 正文


支 教
2019-11-13 15:49:49   来源:   

田千武

                   

李远来到贵州的大山里支教已一个月了。

这里的生活环境的艰苦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他起初并不适应这里的生活,为了山里的孩子同时也为了自己的理想,他努力地去适应大山里的一切。

李远来自繁华的大上海,这个九零后的青年是家里的独生子,自小家庭条件优越,父亲经商,母亲是上海一所三甲医院的外科医生,他的成绩也一直很好,三年前从复旦大学文学院中文系毕业后在一家大型企业做宣传工作,属高级白领,收入不菲。

或许在大家心里,像李远这样的条件,应该坐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喝着高档茶叶泡的茶水,改改文稿,下班和朋友们喝酒聊天,过着潇洒的生活,无论怎样发挥想象也不会想到会与穷山沟联系在一起。

可生活往往就会出人意料。

李远一直有一颗奉献社会的爱心。小学中学是学雷锋积极分子,大学里还是志愿者服务队的队长,毕业工作后一直坚持做志愿服务工作。

一次他看到一篇关于贵州山区教育状况的报道,山里孩子严重缺少教师的状况让他非常震惊,有的教学点甚至只有一名教师,负责好几个班的教学。他开始留心这方面的信息,是到山区支教还是过目前的安逸的生活?他想了好久。最终他做出了一个大胆决定——辞职,到山里去支教。

他征求父母和女朋友的意见,哪知双双表示不同意。

父母认为对山区教育的支持可以通过物质支持不一定要亲自去支教,看他那么坚持也就慢慢同意了,但有一个条件就是支教期限为2年,2 年后必须回来。阻力最大的是他的女友珊珊,珊珊一直不同意,在李远的坚持下还是和李远到山区去考察了一次。珊珊这个城里的女孩子亲眼看到山里的贫穷,她流着眼泪对李远说:

“这里不是理想中的桃花源,还是现实些吧”

“你要真正爱我,就等我2年”,李远说。

“我怕坚持不了,我要天天和你在一起”,珊珊说。

“坚持不了就分了吧”

 “分就分”

……

最后还是不欢而散。

李远相信汪国真的那句诗——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没有比脚更远的路。

就这样他最终来到了大山里执教。

          二

大山里几乎就是原始的生活,没有电,甚至水也非常珍贵,以往在上海,他是每天睡觉前都要洗一次澡。这里一星期也洗不上一次,用水每次都要走好几里山路去担,每次担水都是对他身承受能力的考验,崎岖的山路,他每走上几步路就要停下来休息一下,担到学校时已是满头大汗、眼冒金花了,这样一来,夏天每天洗一次澡只能改为一星期洗一次澡。

山里人缺的就是水,水贵如油一点不假,李远也不得不开始了当地人的生活模式——洗过澡的水用来洗衣服,洗过菜的水用来洗碗洗锅。为了减少洗头用水,他甚至剃了光头。        他努力适应这里的生活。

山上手机也没有信号,除了教书,他就在山上走走或呆在宿舍里,他几乎过着与世界隔绝的生活。

一个月过后,他开始慢慢适应了这里的生活。

真正让他忧心倒不是生活上的不便,主要是这里孩子的教育状况。

李远所在的教学点一共有100多名孩子,有六个年级,连李远在内一共只有3名老师,另2名是本地老师,上过课就回家。目前这个教学点的师资严重缺少,通常是一个老师带几个年级的课。

孩子们的家分布在这座大山里,零零落落,他们之间很少串门,因为要走上很远的山路。

孩子几乎个个穿着破旧衣服,有的从家里到学校要好几里的山路,学生早上来学校,顺便带上中午的干粮,用学校厨房的大灶蒸熟了吃。

学校旁边师生开垦了一块菜地,与其说是开垦倒不如说是制作,在一处较为平坦的山坡上,师生从山下挑来熟土,铺开,周围用石块围成一圈,防止下雨把泥土冲走。师生在小菜地里种上青菜、大蒜、大葱等,以学校厕所里的粪便作为肥料,各种菜蔬倒也长势喜人。

中午孩子们可以用青菜等烧汤对着干粮将就一顿。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李远从来不吃这个菜地里的菜,他嫌脏,宁可在宿舍里用开水泡方便面吃。

晴天还好,遇到雨雪天气,许多学生则无法到校上课,因为山路太危险,有的学生冒险前往学校,家长则更为担心,老师也担心,因为老师不知道哪些学生能上学。

经过一次家访后,李远的心象刀绞一样,这些学生的家庭实在太贫穷了,住的简易茅草屋,家中几乎没有像样的衣服,有的学生兄妹多,简直是衣不蔽体。

我国解放已近70年,改革开放也40多年,这里人们的生活还如此贫穷。

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这写在学校围墙上的红色大字在李远看起来是多么的刺眼。

一个叫阿紫的小女孩,有着一双大大的黑眼晴,小脸蛋红得发紫,像山上夏天开放的三叶紫。阿紫是李远班上的女孩,性格活泼,成绩名列前茅。

李远发现阿紫有时衣服很脏,而且会有迟到现象,就决定到她家看看。

阿紫的家位于山脚下,从学校到她家要翻好几道山梁,她的家如一只迷途的羔羊,孤独地站在山脚。

一个周六的上午,当李远出现在阿紫家时,阿紫的父母感到很意外,阿紫的母亲竟感动地流下了眼泪,这个纯朴的山里女人第一次在家里这样的尊贵的客人。

山里没有什么好招待的,阿紫母亲让阿紫赶快烧开水招待老师,自己则取下屋檐下挂着的腊肉,从门前的小菜地里拔来了青菜和葱。

这是阿紫能做的所有菜。

李远推辞说坐坐就走,但经过阿紫一家再三挽留还是决定留下了。

阿紫的父亲是个残疾人,腿有点瘸,说是开山修路时被石头砸的。他已经不能干重活了,生活的重担已过早地把他的腰压弯了。

阿紫排行老大,下面还有一个弟弟。

阿紫的家可以用一贫如洗来形容,除了几间破草房外,几乎一无所有,只能维持最基本的生活。

谈到阿紫的学习,阿紫父母希望阿紫能多认识几个字,将来能够走出大山到大城市打工,能够找到一个好老公过上幸福生活。

他们对未来的要求只有这些。

当李远离开时,心里沉沉的,有一种责任感压在肩上。

          三

李远鼓励孩子们要积极向上,在任何时候都不要放弃,他利用自己音乐特长,把中国古典诗词谱成曲目,教孩子们学唱,他用吉它伴奏。

傍晚,来自山谷的风拂过教室,把清撤、干净的声音送向远方。

孩子们特别喜欢唱袁枚的《苔》,他们感觉自己就是苔,但也要积极向上。

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李远对孩子们说,你们虽然生在大山,如不被人重视的苔花,但要如苔花一样顽强,即使阳光照不到,也要向牡丹一样美丽地开放。

在李远的教育下,孩子们都很听话,努力学习文化知识,希望总有一天能够走出大山。

一天,阿紫对李远说:

“李老师,我从来没见过高楼,没走出过大山”。

“你最想见的地方是什么”李远问。

“北京天安门”

“有机会我一定会满足你的愿望”

“谢谢老师”

……

李远发现阿紫在课间偷偷画北京天安门。

他的眼睛湿润了。

一定要满足孩子的愿望,他在心里念叨着。

李远立刻付诸行动,与北京的志愿者联系,由志愿者提供经费利用暑假的时间组织夏令营到北京参观。

一切都很顺利。

暑假到了,李远按计划组织阿紫等10名孩子到北京进行夏令营活动。

出发的日子,孩子们像出笼的小鸟一样,快乐地唱着歌。

他们一行先是乘坐拖拉机到县城,然后再坐大巴到贵阳,从贵阳第一次乘坐飞机到北京,尽管旅途劳累,但他们十分兴奋,似乎没感到劳累。

孩子们终于看到了梦中无数次想象的天安门,参加了升国旗仪式,还爬了长城,参观了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

对孩子们来说我一切仿佛都是在梦里一样,他们从来没想到还能来到首都北京,更何况没花家里一分钱,其实他们的父母也根本不可能也没有这个能力出钱让孩子去北京。

在北京,孩子们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一切都是新鲜的,在往返的车上他们兴奋地唱着自己家乡的歌。

李远也累坏了,但他是开心的,毕竟能让山里的孩子看到了外面的世界也是自己努力的结果。

为期7天的活动很快就过去了,孩子们回到了学校,过了很久还在议论参加北京夏令营的事。

此刻李远感到心是暧暧的。

           四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已至秋天。

树上的叶子开始慢慢飘落,天空显得很高也很蓝,太阳显得懒懒的,很快就落了山。

一天晚上10点多钟,李远在宿舍里看书结束了准备睡觉,突然间腹痛难忍,冷汗直淌,他佝偻着身体像一只大虾,他痛苦地感到世界末日仿佛已经来临。

李远想到了远方的父母还有这些可爱的孩子。

“我不能离开他们”,他心里默念着。

当李远几乎是爬着到学校看门老人那里时,老人见此情景吓了一跳,连问他咋了。

李远痛苦地指了指自己的腹部,此时他已痛得说不出话。

因为山上手机没有信号,在学校夜里就他们俩人,老人年事已高,已无法背李远下山。

怎么办?怎么办?

老人急得团团转。

最后老人想起了古老的办法,在学校门前燃起一堆火,山下的人看见火光就知道山上出事了,会前来相救。

他迅速燃起了一堆火。

火光照亮了寒冷的夜空,山下传来了狗叫声。

一个火把开始向山上移动,又一个火把向山上移动……

火把形成了一条弯曲的长龙。

最先赶到的是阿紫的父母,阿紫的父亲,这个身有残疾的男人把火把递给妻子,迅速蹲下身背起李远蹒跚着就往山下走。

后面上来的人再换阿紫的父亲,并把情况传给后面的人,一个个火把照亮一张张焦急的脸庞,也把天空照得暧暧的。

就这样进行着爱的接力。

山下已准备了一辆三轮车,等众人把李远抬到车上后,三轮车在夜色中向县城的方向飞奔……

李远在手术后慢慢醒来,冬日的阳光透过医院的窗户照在李远的脸上,暧暧的。

医生说,李远幸好送来及时,手术后调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如送来晚了则会有生命危险。

村民们开始陆续赶到医院看望李远,有的杀了家里唯一下着蛋的母鸡熬成鸡汤,送给李远补身子,有的老人把保存了许多年的老山参送了过来,有的送来了家中舍不得吃的鸡蛋……

李远看着这一张张朴素的充满关切的脸,止不住流下了感激的泪水。

李远的心是温暖的,如三月。

此刻,李远已下定决心,留在这大山里,一直教下去,让这里的孩子真正走出大山。

 

 

 

上一篇:中国维纳斯
下一篇:一枚橘子(组诗)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