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检索:

资讯 > 国内文讯 > 正文


“两新”权益保护,文联在探索、在行动
2017-11-28 14:49:28   来源:   

“横漂”影视演员赵艳,曾去杭州拍戏一个月,拍完回到宾馆,财务人员不见踪影,工资一分钱没有拿到,空手而归;

  金华婺州窑博物馆馆长陈新华作品获大奖后,有人出了仿品,正品卖几百,仿品反倒卖几千;

  摄影爱好者周晓刚、作曲人范加军作品频频被人盗用转发,无法维护权益;

  陈国华艺术馆馆长陈国华做东阳木雕,金华市剪纸博物馆馆长詹东明做剪纸,也都遇到了模仿、剽窃等行为,甚至作品被他人据为己有,反被告知侵权;

  ……

  在日前由中国文联权益保护部和浙江省文联于横店组织召开的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权益保护研讨会上,十几位来自金华、东阳、横店的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代表纷纷陈诉维权经历,表达维权需求。

中国文联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权益保护研讨会现场

  “两新”群体权益需求更指向整体生态环境与发展空间

  何为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近些年来,民营文化工作室、民营文化经纪机构、网络文艺社群等新的文艺组织大量涌现,网络作家、签约作家、自由撰稿人、独立制片人、独立演员歌手、自由美术工作者等新的文艺群体十分活跃。”据介绍,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主要是指由民营资本主导或民间人士自发组织的盈利或非盈利性文化机构,及在此类机构中从业或从事自由职业的文艺工作者。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优势和特点突出,局限性也较为明显。他们数量庞大,几乎涵盖所有艺术门类,平均年龄较低,学历较高,视野开阔,开拓创新能力强,市场导向更明确,但比较分散,缺少针对性的政策法规、行业标准和从业规范,管理和服务机构缺位,缺少展示平台和空间以及职称评定和交流培训的机会,企业的生存发展权益、个人的就业和社会保障等相关权益往往得不到有效保护。

  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越来越庞大,已经发展成为一支新型的文化建设力量。以北京文艺界为例,北京市文联文艺指导和维权部主任白洪远介绍,根据近几年的摸查,截至2016年底,北京市新文艺组织达106761家,新文艺组织中的新文艺群体达480751人。上海市文联专职副主席沈文忠介绍,上海各类民间组织和文艺自由职业人才增长迅速,全市文化人才总量近15万,体制外近4万,30岁以下的新生代文艺人才数量体制外远大于体制内,上海表演艺术团体140多个运营主体中,99家是非公单位。中国摄协分党组成员、秘书长高琴也举出了一系列令人关注的数字: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现有会员12000余人,其中体制外摄影人近2000人;而福建省体制外摄影家会员占到全省会员人数的50%,深圳的会员几乎百分之百都是新摄影群体或体制外摄影家。

  “我们希望能够得到专家一对一的帮扶,希望有更多的培训机会。”“希望进一步尊重新文艺组织和群体中的优秀人才,对其优秀作品大力推介和宣传。”“我们手艺人只知道做作品,做好这一个又想做下一个,平时不太懂维权,希望能多开一些这样的研讨会,提升我们的法律意识。”“作为基层文艺组织,希望能够得到多方面的支持。”……座谈会现场,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代表纷纷坦言心声,表达对文联组织维权工作的需求。与其他文艺工作者维权需求有所不同,新文艺组织和新文艺群体权益诉求有其特殊性,更着眼长远发展。以“海漂”为例,沈文忠介绍道,上海新文艺组织和新文艺群体的维权个案屈指可数,他们所面临的问题与传统意义上的权益保护即以具体利益为指向的权益纠纷不同,更多的是整体生态环境与发展空间的问题。上海市书协自2006年开始吸收“海漂”书法家,迄今已吸收150位“海漂”书法家,在此前召开的“海漂”书法家专题座谈会上,他们最关心的是社会保险等社会保障相关问题及职称评定、创作场所、学习深造途径等与生存、发展息息相关的问题。上海市书协与上海市文联已经积极采取多项措施,使得诸多文艺“海漂”融入了海派文艺。

  地方文联组织在服务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方面积极探索和尝试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重要讲话中,要求文联组织延伸工作手臂,加强对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的团结引导。据了解,近年来中国文联权保部专门针对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的权益保护制定了调研计划,已在多省开展了专题调研,同时积极探索服务方式和手段,赴多省面向基层文艺工作者开展文艺法律维权志愿服务,今年更是实现服务前移,启动文艺法律志愿服务进校园活动,将服务对象扩大到了艺术院校的艺术专业学生。此外,中国文联还通过传统媒体和新媒体平台,积极开展法律知识普及和维权指导。目前,中国文联正加紧推进落实《中国文联深化改革方案》的各项任务,各地文联组织也制定了改革方案,方案中对团结联系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提出了具体而务实的举措,包括建立服务机构、拓展服务平台、建立维权机制、提供维权服务等。

  各全国文艺家协会和地方文联组织也在服务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和尝试,如中国摄协发起成立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对广大摄影家进行版权保护,新文艺群体摄影人在入会和权利待遇上都与体制内摄影家一视同仁;推出了“限量鉴证”项目,将一张张普通照片打造成摄影艺术品并推向艺术品市场,实现摄影家和他们的作品的艺术价值与社会价值的对接。针对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缺乏展示推介平台的问题,北京市文联自2013年专门开设文学艺术展示会和剧本推介会两个项目,定位于服务好处于爬坡期、创业期的文艺工作者和文艺群体,2017年更是首次设立了宋庄、798分会场,联合55个艺术工作室,突出展示新文艺组织和新文艺群体的作品。针对新文艺组织和新文艺群体作为新生力量缺少社会地位的认同和利益表达的途径的问题,上海市文联已成功吸纳上海演艺工作者联合会、上海创意设计工作者协会首批新文艺群体为团体会员加入上海文联大家庭,上海文联所属协会中也逐渐增加了新文艺群体的话语权、参与权和决策权。“横漂”演员是一个庞大的新文艺群体,目前注册演员达48000人,常驻演员有8000人左右,浙江省委宣传部、省文化厅、省新闻出版广电局、省文联等相关部门出台了《关于扶持“横漂”发展的若干意见》《关于做好“横漂”管理服务工作的实施意见(试行)》等一系列加强“横漂”服务管理的政策。横店还成立了演员公会,投入百万余元,开发出“横漂”计算机管理系统,为剧组筛选演员、演员薪资结算做好保障,此外已为演员开展了各类免费职业技能培训180多期。

  中国文联权益保护部负责人表示,组织召开这次研讨会的目的就是为了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和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在新时代,积极参与文联组织深化改革,履行自律维权新职能,扩大权益保护覆盖面,延伸服务手臂,切实做好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的权益保护工作,建立和完善中国文联权益保护工作机制。

上一篇:坚定文化自信 繁荣歌剧创作
下一篇:面对“新时代”舞蹈教育的转换与重启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