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检索:

文化 > 《楚苑》 > 正文


逃离海滩
2018-05-23 17:56:55   来源:   

逃离海滩

 

□晓 

 

确切地说,我是从海边逃回来的。

人是回来了,可是我的思想,我的整个心仍然困在那片金色的海滩,被反复挤压、拷问,乃至有一种撕裂的疼痛。有些东西,实在是积重难返。金色的海滩是美的,层层簇拥的海浪是美的,一阵阵拂面而来,裹挟鱼腥味的海风,是美的。一次海滩之行,留给我的是什么?为什么我是如此急迫、仓皇地逃离?老实说,这次不远千里看海既是赴精神之约,也是一种逃离。逃离什么?或许,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面对辽阔浩瀚的大海,孟德发出了“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的壮言,是何等豪迈的胸襟,超拔的气度!如今,常年奔波在如棋盘一样错杂的街道,霓虹的熏染、楼群的挤压,渐趋萎缩的胸腔,哪还有一丝空隙安放另一个我?

    有人常把大海比作天空。是的,它们有着同样的颜色,并且都是大自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二者却性格迥异:大海奔腾不息,天空静而不动。面对头顶的昊昊苍穹,我们常怀敬畏之心。而面对波涛翻滚的大海,我们唯有静默。生活中,有些命定的偏执,任是用什么样的力,也是无法撼动的。正如大海之于我,大海就是我的宿命,日日夜夜的召唤,让我寝食难安。大海,我来了!

    抵达时,已近薄暮,正是落潮时分。大海也收敛了它的粗犷和凶悍,归于止息。落日的余晖洒在平静的海面上,闪烁迷离,庄严圣洁。一切,都在辽远的寂静下显示出神秘。面对苍莽的大海,迎着徐徐吹拂的海风,更多的是温馨和惬意。平日里积压在胸中的块垒、虚妄,一时间全被洗涤一空!哦,大海!大海!你不就是我魂牵梦萦的生命栖息之所吗?

    栈桥上人潮涌动,人们驻足,漫步,谈笑,观望。不足五米阔的栈桥上并不显得局促、逼仄,也决没有都市里的熙攘喧嚣。仿佛这一切都是上苍特意安排好的,属于另一个时空:从容、优雅、祥和。不远处的海面上,时而有一尾尾凌空跃起的鱼,白亮、闪烁。我可以肯定,他们就是大海射出的阳光,向世人展示大海的灿烂。凭栏俯视,清澈湛蓝的海水是透明的,清晰可见水下欢快游动的一群群幼鱼。看着,看着,我忽而就心生感动。为大自然物种之间那份谨遵的生存序列,为许许多多生灵,在海天包容下的和谐相融、各安天命。这一切,是多么美好啊!人们从四面八方匆匆赶来,不就是为了共同演绎一份不期而遇的安然之美吗?我,也身在其中。和我一起的,还有我的妻子和女儿。

   “爸爸你看,他们在干什么?”女儿的叫声把我从迷醉中唤醒。顺着女儿的手指,我看到海滩上有很多人,他们都躬着身子,似乎在搜寻什么。走下栈桥,踩着滑腻的礁石,我们一步步小心翼翼向海滩走去。被海水冲涮过的礁石上还残留着涨潮时带上来的一团团海藻,透着咸咸的鱼腥味。这些人究竟在干什么?走近了才发现,这里大多是年轻夫妇带着孩子的。每个人都提着一个塑料做的小红桶,手里还拿着一个小铲子。我走到一个小男孩孩身边,孩子大约七八岁的样子,正蹲在一大块潮湿的礁石上专心致志用铲子翻寻石块,动作近乎虔诚。“你在找什么?”,孩子见我问他,扬起头露出一脸的惊讶:“捉小海蟹呀!你看——”。我这才发现孩子提的小红桶里已经有五六个指甲大的小海蟹趴在桶底慢慢蠕动。这些小海蟹都是涨潮时被海浪冲上海滩的,落潮时没来得及退回海里,就留在了海滩上。有的隐在小小的石块下,有的沉在一小汪水洼里。我想,在这些小海蟹小小的心里,一定坚信,守着这样一个个方寸之地,就守住了它们永远的安逸的家。

   “捉这些小海蟹做什么呢?”“玩啊!”孩子不假思索。“然后呢?”“然后?”孩子微微撇了撇嘴角,一脸的茫然。看着这个孩子不解的神情,我隐隐悲凉起来。那些栖身海滩的小海蟹啊,这一刻不知道下一刻的命。它们永远也不会想到,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沦为孩子的玩物,然后……我开始为这些还在做着安恬之梦的小海蟹担忧起来。是的,我也不知道它们的命运。或许在走进闹市之后,活活的干涸而死;或许是在孩子肆意玩弄之后弃置路边,被行人踩成齑粉……我不敢再想下去了。四周的人们,依然躬身在海滩上,起劲地搜寻。他们何曾会想到,自己漫不经心的随意之举,对小小的海蟹来说,就是一场天大的浩劫。这些小小的海蟹,是无辜的。懵懂无知的孩童,是无辜的。以他们现在的心力,还不具备“普天之下,生命平等”的意识,他们也绝不会操心费力去预测一个个小海蟹从大海走上陆地之后的命运。他们就是在玩。“妈妈,看,我又抓到一个!”这样的声音,在整个海滩上不绝于耳。我不忍再看下去了。踩着自己细长的影子,匆匆离开海滩。

一路上,我还看到路边有几个活蚌取珠的摊贩,每个摊贩身边都有一群围观者。摊贩不停地向围观的人群展示杀蚌取珠的过程,似乎在炫耀一门独家技艺。而我,只能在脑海里极力搜寻令人心悸的词汇:痛。残酷。血腥。惨不忍睹。剩下来的几只活蚌安卧在盆底,刑戮之前,竟没有丝毫的惊悚。我忽然一下子就想到了“剖腹捐心”的苦难菩萨,可是,那些待宰杀的河蚌毕竟不是神啊,它们只是天地之间微如草芥的生灵!

 

上一篇:盛满思念的小院(外二首)
下一篇:《楚苑》2019第2期目录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