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检索:

文化 > 《楚苑》 > 正文


王清平:诗意深处——读《自云深处》随笔
2018-01-09 14:57:18   来源:   

诗意深处

——读《自云深处》随笔

王清平

几个月来,案头一直放着一部厚厚的打印诗集《自云深处》,一有空就翻阅拜读。书名让我不禁联想到两句古诗:“白云深处有人家”和“云深不知处”。陆续拜读完诗集以后才恍然明白,与霍云第二部散文集《云落清秋》连贯,这部率真质朴、个性鲜明的诗集记录了霍云的诗意生活,再次嵌入诗人的名字,当然有点自语诗云的意味。

 

心灵深处的诗人情怀

认识霍云是在十年前。

当时我在宿迁市经贸委工作,她在沭阳县经贸局工作。算不上同事,但属于一个系统。那时沭阳还不是省管县体制,一年少说也会与霍云见上几次面。大概因为分工不同,记得与沭阳经贸局班子成员中接触最多的却不是霍云。不过,仅凭为数不多的接触,我对霍云的印象一直很好。她言语不多,举止得体,有礼有节,落落大方,感觉她是一位漂亮内秀的知性女子。但我仍不知道她非常喜欢文学。

后来,我因爱好文学调离经贸系统,到文联专门从事文艺工作了。这也正是我自己期盼的归宿。把业余做成专业,把工作做成事业,心想事成,的确心满意足。我的归宿也是组织部门迄今为止认为人岗相适的成功范例。据说,找到喜欢且又专业的人员从事某些专门部门的领导工作一直是组织部门头疼的事情。我到文联以后就与经济部门失去联系了。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部门,如果还有联系那就问题大了。不料,在几年前的一次省文联全委扩大会上居然遇见了霍云。老友相见,眼前一亮,格外亲切。原来她也转岗到了沭阳县文联工作。当时我还惊讶,居然还有与我一样呆头呆脑的家伙,心甘情愿从经济主管部门跳到清水衙门。一打听,我这才知道霍云和我一样,心灵深处一直深埋着文艺青年的痴性,不太适应光怪陆离的官场生活。只是过去接触不多,疏于交流,抑或霍云不愿透露,我才不知道霍云原来还是个诗人作家。不久后便拜读到她清新隽永的散文集《云落清秋》,发现她果真文思泉涌,文笔老练。去年,《云落清秋》斩获宿迁市首届金鼎文学艺术奖。我真替她高兴。她完全有时间更有理由释放她心灵深处的文学情怀了。

再次进入同一系统的老友通过信息交流越来越多。不时拜读到霍云的作品,感觉她的作品真诚率性,典雅清新,意蕴深厚。这次集中拜读霍云的诗集,更加全面了解了她迸发的诗人情怀。她的诗以真情为经,以诗性为纬,编织出美的诗境。真情抵达岁月深处,平静的岁月便流光溢彩;真情抵达生活深处,平凡的生活便色彩斑斓;真情抵达人生深处,平淡的人生便诗意盎然。霍云用她那女性诗人特有的敏感心灵不断感知岁月深处的冷暖,生活深处的甘苦,人生深处的智慧,用她那率性的诗句不断表达自己独特而又明丽的诗性感受,让我看到一个有别于过去对诗人的一般印象。她那一首首诗歌营造出的一个个温馨意境流淌着诗情画意,温暖着读者,启迪着读者,激励着读者,正像霍云自己所说:“于情转流长中歌颂真善美,鞭挞假丑恶。”

《自云深处》让我读出霍云心灵深处的诗人情怀。

 

岁月深处的率真诗情

 

热爱生命,率真的探索岁月深处的诗意奥秘在霍云诗集里占了绝大部分篇幅。

在《烟雨世界》《似水流年》《爱之絮语》三个篇章中,几乎随处可见按照季节和时间命题的诗作。这些诗作里的季节和时间只不过是一个概念,诗人并不是要赞美季节和时间,而是探索生命的价值和意义,表达自己对荏苒光阴、纷繁世界的美好感受。这些感受也许并不像某些诗人那么尖刻和晦涩,但都是真实的,发自内心的,更是美好的。开篇第一首《白昼和黑夜》写得像烟雨一样朦胧迷幻,而且耐人寻味。但这首诗并不代表霍云绝大部分诗作的基调。霍云似乎刻意要隐藏甚至从心底根本就不愿用刻薄和晦涩一鸣惊人,她更喜欢把岁月的无情化作温暖的诗句,更喜欢把生活的苦难兑换幸福的祝愿,更喜欢把人生的坎坷畅想成一笑而过的云烟。《烟雨世界》里的诗作绝大多数是清新明快,甚至可以说是率真的。烟雨世界里有白昼和黑夜,有蓝天和大地,有日月星辰和四季轮回。我们不妨先从四季角度梳理一下。

咏春的诗汗牛充栋。翻新谈何容易。但霍云的咏春诗却别有滋味。不能说清新脱俗,起码感受得到她的匠心独运。不能说奇巧超凡,起码有她的独到之处。《春雨》中那欢快的调子,仿佛看见诗人在绵绵春雨中奔跑,看到柳树发出了新芽,听到小麦吱吱的拔节声,“和你一样/热爱着眷恋着/我活着的这个五彩世界。”诗人对大自然和人生的热爱是那么率真。《春之絮语》共有十节,看似不经意的絮语,却像一幅春天的市井生活长卷呈现在我的面前。你看:“春雨缠缠绵绵地下个不停/绵密的雨丝像姑娘长长的睫毛/快乐的孩子们扔了油纸伞在洁净的柏油路上欢呼雀跃/仰着淋湿的小脑袋张开小嘴吞咽着甘甜的雨水/年轻的妈妈们扎着围裙在后面追逐呼号/惊得驾车的师傅一个个白了面孔”完全是一幅水墨画,每一节都是一幅画,听得见春之声,看得见春之彩,诗句温润得就像春天的阳光,诗行参差得就像蓬勃的秧苗。但霍云对春天不是一味地涂脂抹粉。在《春夜》里,“我的心与早春的泥土一道呼吸/麦苗拔节的声音从远处田野里传来/花草的清香像婴儿柔软的唇/温柔地把我带入黑甜的梦乡。”听到谁家新嫁娘的浅吟低唱,但也看到骷髅狰狞的双眼,“寂寞像心口上一颗流血的朱砂痣/痛苦是那样绵长深远和无奈/在失爱的夜晚无情地发酵生长。”诗人独特的感受为我们描绘出一个多彩的人生春天,既有明媚的阳光,也有黑甜的梦乡,既有浅吟低唱,也有无情生长。

岁月长河流经夏天,霍云的率真诗情更加浓郁,甚至可以说多了许多凝重纠结和纠结后的坦荡,更多了悲天悯人的情怀。因为,似乎从某个夏天的一场大病初愈开始,霍云豁然开朗地想明白了许多事情。于是,她便一发而不可收地创作了诗集中的许多首诗,表达她对生命和人生的热爱。从初夏的恼人《柳絮》到《夏夜在阳台上看风景》,几乎能寻找到霍云的诗情轨迹。《夏夜在阳台上看风景》描绘了诗人病愈回家躺在阳台上的所见所想。诗人营造的诗境宁静安详却又暗含冲突。夜幕下能有什么风景?诗人看到了什么?诗人看到了流星划过的星空和像猩红眼睛一样的城市夜灯,同时也看到对面陈奶奶踮着小脚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馄饨来到流浪汉身旁。这一风景令诗人畅想,人间只要还有一点爱,这个世界就会永远存在,真的什么都不用怕。后半夜的风景完全是想象出来的。当夜风悄悄告诉诗人,东城谁家的热水器吱吱滴水,西城谁家吊炉饼放在二梁上,城北有人在菜市场捡拾烂瓜,城南谁家小媳妇儿赌气赖在娘家,死活不肯回家,城中有人在地下车库里狂赌豪饮-----,不是对生活生命充满热爱,根本发掘不出充满烟火气味的市井生活中的诗意的。《向世界微笑》则更像是节奏欢快的行板,率真的抒发了对活着的赞美,“生活如此美好/能活着真好”。由衷的感叹生命美好并不代表诗人贪生怕死,恰恰相反,她要用自己悲天悯人的情怀温暖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活得更好。《一朵花的凋零》是一首小叙事诗,唯美凄婉得像一曲二泉映月。诗人选取的意象单纯而且美丽:一条小溪,一个女孩,一株丁香花,一套安徒生童话。全诗完全是一篇童话,生动讲述诗人巧遇一个孤苦伶仃的女孩,渴望得到一本安徒生童话。可怜的女孩原来和诗人一样,一直喜欢美丽的东西。诗人苦劝她接受自己不伤自尊的帮助,但女孩却抱着那套安徒生童话寂然走进了大山,不知是生是死。这个带着悲悯情怀的叙事诗,美得像潺潺山涧的一株丁香花,散发着淡淡的幽香。也许诗人邂逅过这样一个苦孩子,但把苦难写得美丽而又不失沉重,完全因为诗人有一颗悲天悯人之心。在纷乱的人世间,为富不仁、麻木不仁的人不在少数,当天灾人祸降临到幼小生命身上,顽强的生命绽放出的苔藓之花毫不逊色国色天香。

诗集中关于秋天的诗不多。

但奇怪得很,诗集中有大量诗作以冬天为题。这是什么原因?是不是因为冬天银装素裹更有诗意?

与《春之絮语》对应,《冬之歌》也安排了十节。你看:“小猫/眨巴着蓝莹莹的眼睛/可怜兮兮地望着我/也想挤进温暖的被窝/这,断断不可。”“炉子上/用前天的雪/煮着桂花汤圆/一个个此起彼伏翻滚/等我去品味糖水人生。”抒写冬夜的情愫,多美多甜的诗人生活。即使是寒冷的冬天,霍云也相信有温暖阳光,《冬天也有温暖阳光》,尽管只是一首朗诵诗,但是在阳光一般闪亮的诗句背后,看得见诗人愉快的心情和对真理的渴望:“我一直坚信/冬天也有温暖的阳光。”而《一个冬天的童话》写一对相约五年后再见的情侣。诗人意象中的那条小溪在这里结了冰冻,静静地走向那片白桦林,走向那棵连株的白桦,当那件火红的滑雪衫出现,四只眼睛交汇时爆出火花,无需语言无需拥抱,环绕连株桦悄悄隐入白桦深处。而五年前她不幸遭遇歹徒侵扰落下的阴影一扫而光。白桦深处的爱情真像一首冬天的童话。冬天,在霍云的诗意里充满温暖,充满热情,充满爱。

在岁月深处,诗人霍云居然非常喜欢夜晚。大概因为白天过于喧嚣,宁静的夜晚更富有诗意吧。她写了许多黑夜、月夜有关的诗。《黑夜》毫不讳言“我喜欢黑夜”。为什么?因为“让所有人把辛苦一天疲惫了的身子掷进家的温暖的港湾”,尽管黑夜“在夜幕的笼罩下也滋生多少罪恶淫邪”,但“黑夜啊,最终我还是很爱你很爱你。”在霍云笔下,夜晚是多姿多彩的,深邃悠远的,莫测高深的。习惯于守候着那昏黄的灯光,任思绪和情感肆意放飞,忘却红尘中所有的纷扰,体会繁华落尽后的清寂。《梦醒》是一首别出心裁的诗,几乎全是短句词组,像梦境中的恍惚,像梦一样破碎,仿佛毕加索的画作,人,是身首异处的,景,是零乱不堪的,但还是能体味到诗人的对人生的感悟和复杂情感。《可怜的女人》写一个海边自杀女人,“你的灵魂好像无法忍受肉体的桎梏了/似乎随时都可能飘升到缥缈的空际/死神的面貌就像你亲爱的朋友那样熟悉。”一个忠实于爱情的女人“倾尽所有毫不保留地全给了他/换来的只是无情的背叛弃之如敝履”,她真的累了,好想睡觉,什么都解脱了,一切都圆满了,一切都是虚无。在渔人听到的“咕咚”一声中,一个鲜活的生命解脱了,世界又恢复了正常。正常的是大自然,不正常的是人。正常的是社会,不正常的是人生。正常的是身体,不正常的是灵魂。

穿过四季,穿过昼夜,霍云用率真的诗情为我们从岁月深处打捞出一首首生命赞歌,值得点赞!

 

 

人生深处的诗意真情

 

爱,是贯穿霍云诗集的主题。霍云在一首名叫《爱痴迷》的诗中坦言:“拥有亲情、友情、爱情/不枉一生此行。”她在《情为何物》中继续古人的探索,以自然界的美好事物作比,写到人世间的许多美好情感,印证了古人的“只教人生死相许”的真情。我非常赞同她的观点。人生在世,无情何以为人?霍云用她的大爱不停发掘人生深处的诗意真情,热情抒发着对亲情友情爱情的赞美。

似水流年,带走了诗人的青春年华,也夺走了诗人的一部分亲人。造化弄人,拥有固然值得珍惜,失去更加值得追忆。诗人用真挚的情感抒发着对亲人的思念和对人生的慨叹。在第三辑《爱之絮语》,一首《哀音寄向黄泉》处于置顶位置。尽管诗人在附记中坦陈这首诗有些稚嫩,但这首写于二十年前悼念父亲的诗在诗人心中的分量足于放在第一位。因为它是诗人最真实的情感流露。全诗选择诗人成长过程中的几个片断,生动再现了父女间的平凡而又温馨的生活,抒发了对父爱的永远感激。含泪带笑的伤痛,大悲过后的孤独,“生活中还有欢乐吗”的天问,都深深打动着读者。这首诗再次证明,好诗是从血液和真情里流淌出来的。而在第二辑《似水流年》中也有一首悼念亲人的诗值得关注。这就是悼小妹的《哀思》。它像一曲挽歌在读者耳畔回响。诗人拖着长长的哭腔,睁大泪水迷蒙的眼睛在寻找小妹的身影:空荡荡的秋千架上,长长的回廊上,青青的绿草地上,凉凉的小溪里,小妹出现在一幕一幕幻影里。“我”在卧室、课堂、夜空、田野寻找,甚至找遍了山川河流都没有找到小妹。但阴阳两隔,情意不绝。“在我未来的余生里/每分每秒都会为你虔诚祈祷”。长歌当哭,人生没有比痛失父母姐妹等亲人更令人悲伤的伤痛。即使是亲人寿终正寝也令人悲戚,何况亲人英年早逝?而痛失亲人又能以诗纪念的为数不多。霍云在《冬日悲歌》这首诗里对逝去亲人进行了一次集中追思。一个冬日午后,诗人忧伤如潮,脑海浮现出亲人的容颜,感叹留不住稍纵即逝的美好。诗歌所营造出的伤感氛围令人唏嘘落泪。

霍云诗里的亲情更表现在夫妻之爱和母子之爱。在《爱人出差等门》这首诗里,诗人把自己比作爱人院里的蔷薇花,你在与不在,“我”都在守护家门,静静等待,一如既往地为你缩放美丽的花朵。接下来用整齐的句式实写了焦急等门、爱人归来的过程,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贤妻良母的形象跃然纸上。《害怕无眠》直接抒爱人出差在外,睡意全无的诗人瞌睡虫吧唧一声跳到了屋顶上,恐惧的感觉迅及扼住了喉咙,莫名其妙的胆小害怕,隐隐透露出不仅是古代思妇的简单爱情,更有对外面世界的恐惧和无奈。《呼唤你》开头就写诗人内心的愿望与大自然的相背。其实并不是相背,只是因为亲人在外拼搏漂泊,充满艰辛,渴望两颗宿命的心永远在一起。几乎是相同的背景和相同的人物。《背影》书写一名女子呼唤爱人回头,站在瑟瑟秋风里,看着远去的模糊背影,为匆匆奔忙甚至带着误解的爱人焦虑,“枫叶落满了你前进的道路/是该回头的时候了/我的信念从没改变/只想和你在一起地老天荒。”也许是一次误解,不同的是这首诗里带着淡淡的忧伤和焦虑,相同的是依然执着地渴望天长地久。这两首诗仿佛两首古风,从古代诗人的望夫诗沿袭下来,演绎着一脉相承的地老天荒夫妻爱恋。那首《活着的时候好好爱》则对夫妻之爱进行了总结性抒发,“今生你是我永远的新郎/我是你永远的新娘。”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古老而又美好祝愿仿佛人世福音在不断回响。诗人不仅仅把自己的真情倾注给爱人,更倾注给自己的孩子。母爱作为永恒的主题在霍云的笔下充满欢声笑语甚至俏皮。《爱无边》对眼里的孩子表白:“就这样看着你笑着生活——/你才是我今生最美的风景!”《宝贝自己》则写诗人作为家庭主妇在冬天家里打扫卫生,娇儿在楼上喊饿,自己冲进厨房做饭,俏皮中洋溢着浓浓的母爱,烟火里回荡着浓浓的诗意,几乎可以触摸到诗人对家人和对人生的真挚情感。

像所有诗人一样,霍云毫不吝惜笔墨书写人间美好的爱情和友情。我以为,霍云笔下的爱情诗是诗集中最耀眼最有价值的部分。篇幅之多,诗句之美,情感之细腻,意象之丰富,远在其它诗之上。总体看,霍云笔下并没有炽热滚烫的生死爱情,她的爱情诗其实更多是一些相思诗,总是笼罩着一股淡淡的思念和忧伤,给人一种情意朦胧的意境美和缺憾美。《给你》清新温润得像一枚丁香。诗人把自己比作是恋人温暖的小木屋,在季节的回旋中守候着森林的叮嘱,恋人之间本有一条歌声踏出的轻盈小路,小路上空的一朵云儿,掳走了小屋的钥匙,在寂寞孤独的夜晚,呼唤恋人带着小屋的钥匙回来。只有具备如此款曲的心思,才能营造出如此优美温馨的意境,而那只有恋人才懂的一丝丝惆怅和期盼不是像酒心巧克力一样包裹着吗?《你好吗,我的朋友》写“我”蜷在书房面对一株怒放的桃花想起了朋友,命运让他们天各一方,但友谊却不因千山万水而阻隔。“在心底深处/总有那么一丝牵挂/淡淡的却很疼痛。”以至于在每一个清新的早晨、疲倦的午后、温馨的黄昏、无眠的夜晚都有“我”深深的祝福。这种仅次于爱情的友谊时时刻刻伴着淡淡的疼痛,相信在每个人的心底深处都有那么一丝牵挂。《想你》从一个微风夹着细雨的初夏傍晚唤起对“你”的甜蜜思念,“日历撕了一页又一页/对你的思念却更浓浓郁郁。”“我总是在想念着释放着/对你那一腔浓得化不开的眷念。”为什么会如此眷念?在《想念》里给出答案:“忘不了/悲观绝望时你的谆谆教诲/忘不了/危难之际你拔刀相助的古道热肠/忘不了/你刚直不阿的高风亮节/忘不了/你慷慨无私的温柔善良。”《心语》是一首小诗,但却有直击心灵的力量。诗人责问恋人怎么值得让我的泪流向海,付出的感情永远找不回来。但迅速提出,我们都不要回头,请你一直往前走,在未来某个花香鸟鸣的早晨,抑或阳光灿烂的午后,在你的窗下会开出一朵美丽的花。那朵花一定是恋人送上的祝福玫瑰吧!圆满的爱情是美好的,但留有遗憾的爱情更加让人回味,霍云笔下的爱情诗既有对热恋的甜蜜,也有失恋苦涩;既有美好的追忆,也有错失的忧伤。但每一首爱情诗都是那么真切动人。在《你在哪里呢》又说“思念是一只羊/痛苦地咀嚼忧伤。”“我”不断地呼唤着我的爱人,你在哪里呢?苦苦寻找,千呼万唤,声声啼血,翻山越岭,伤痕累累,只为了曾经的辉煌,再次奉献刹那芳华。全诗意象所指似乎已不是世俗意义上的爱人,而是真理或理想。由此可见,霍云笔下的爱情诗寄托更多的是诗人对美好事物的怀念和向往。

霍云不断探索人生深处的诗意真情,而诗意真情不仅照亮了霍云的人生,而且还赋予霍云诗歌感人的力量。

 

诗意深处的唯美意境

 

霍云诗歌具有鲜明的艺术特点。

最大的特点就是注重诗歌意境的营造。霍云特别擅长营造意境。拜读她的诗作,那些由细节编织出的意境,仿佛一幅幅画面呈现在我眼前。无论是甜蜜的,还是苦涩的;无论是欢愉的,还是忧郁的;无论是率真的,还是纠结的;无论是缠绵悱恻的,还是痛彻心扉的,霍云都能用优美的意境把读者带进她的情绪里。我欣喜地看到,在那一个个意境里,霍云时而像天涯孤旅徜徉在岁月的晨昏晓夜,时而像行吟诗人出现在流年的雪霁雨后;时而是一个贵妇人带着悲天悯人的情怀去爱怜帮助弱小的生命,时而是一个倚门而立的愁妇彻夜难眠等候爱人归来;时而是一个多情少女走过白桦深处赴约,甚至时而变身男儿身呼唤爱的回归。在烟雨朦胧的世界里,霍云时而像山涧的一株丁香,时而像海边的一把油纸伞,时而似柳叶上的二月剪刀,时而似冬夜里的一束烛光。但更令我感动的是,霍云的诗作意境不仅优美,而且充满着生活气息。她营造出的每一个意境都来自于她个人的独特发现,背后都能看到她的身影,听到她的心跳,感受到她的脉搏。在那些充满着人间烟火气息的意境里跳跃着她善良美好的心灵。唯有如此,才美不胜收。

构成霍云诗作唯美意境的是那么生动形象的细节。霍云独具慧眼,善于发现平常自然界的美好事物,并赋予情感。自然界中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经她情感的勾连描绘,便成为诗作意境的生动细节。霍云善于发现平淡生活中的闪光细节,并赋予意义。平淡生活中的柴米油盐,鸡毛蒜皮,让她着意的刻画,便有了灵动的意义。霍云善于把人生的感悟化作形象的细节,并赋予哲理。人生中的坎坎坷坷,生老病死,经她哲理的注入升华,便有了非凡的价值。其实,那些生动的细节司空见惯,关键在于霍云有一双发现的慧眼,而她那双慧眼的发现源自于她美好的心灵。在霍云诗作里,几乎看不到丑陋的事物,即使有也是作为美好事物的反衬出现的。霍云诗作细节的选择和处理无不与她的心灵有关。季节出现在她的诗作里总是那么天地和谐,情景交融;色彩出现在她的诗作里总是五彩缤纷,而且赏心悦目;声音出现在她的诗作里总是那么珠圆玉润,琴瑟和鸣。一个拥有宁静美好心灵的诗人无论如何也写不出那些张牙舞爪污七八糟诗作的。

霍云诗作的语言清新明丽,质朴率真,偶尔有点机智俏皮。许多诗作质朴率真得可爱。几乎没有晦涩难懂的句子,甚至根本没有考虑诗歌的押韵问题。有的诗作可能更像是散文诗。但这不代表霍云的诗作没有诗意,而且恰恰相反,正是因为霍云的诗句都是从心底流淌出来的真实感悟,读来更加能触摸到诗人激越的诗情,感受到诗人敏锐的诗性,品尝到诗人细腻的诗意。

 

 

 

 

 

陆续拜读完《自云深处》,着手整理这篇随笔时,正赶上今年的第一场大雪覆盖大地。窗外寒意正浓,脑海诗意犹存。回味霍云的诗作依然心潮澎湃。她从岁月深处打捞出的诗情总是那么丰富多彩,她从生活深处挖掘出的诗性总是那么流光溢彩,她从亲情深处体味出的诗性总是那么感人至深,她从人生深处抒发出的诗意总是那么温暖情怀。在我结束文联工作的最后一天,我祝愿霍云不久将迎来自己文学的春天。

匆匆草就,敬请霍云批评指正。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王清平:中国作协会员,国家一级作家,宿迁市作协主席)

 

上一篇:重大历史事件的文学表达——读周清长篇小说《大学梦》 /陈法玉
下一篇:叶敬之:漫谈《红发卡》的结构艺术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