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检索:

文化 > 名家推介 > 正文


刘云鹤:传承印学 贡献印坛——纪念陈寿荣先生百年诞辰
2017-09-01 00:39:24   来源:   

传承印学 贡献印坛

——纪念陈寿荣先生百年诞辰

刘云鹤

金石篆刻界有句媲美益彰的话:南有西泠社,北有万印楼万印楼是清道光咸丰年间山东潍县(今潍坊市)大收藏家陈介祺的一方印章的印文,谓收藏古玺汉印达万枚。后人将万印楼作为陈介祺的故居名。陈介祺以收藏毛公鼎十钟万印等珍贵文物而名重海内外。在篆刻家中拥有西泠印社万印楼双重殊荣者,唯陈寿荣一人。

陈寿荣(19162003),字春甫,晚号春翁。陈介祺的宗曾孙。家学渊源,受家族遗泽熏陶,诗书画印苦学一生,卓然大家。是西泠印社资深社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陈寿荣先生对传承印学、贡献印坛,功不可没!

17岁学画于济南;21岁毕业于北平(今北京市)北华美术专科学校;22岁考入国家古物陈列所古画研究室研究员(即故宫第一期古画研究员);因时局不稳于次年回故乡潍县北门独资创办国画学校虑远阁画庐,教学相长;后与同乡好友于希宁、郭味蕖同为潍县同志画社成员。先后得到黄固源、关友声、黄宾虹、李苦禅、于非闇、朱复戡等大师的传授。这位才华横溢的艺术家,却因19458月在济南为国民革命军誊抄对日军《受降书》的所谓历史问题,而于1957年被打为右派分子。从此断送掉在艺术道路上的诸多发展机会,当了一辈子的中学美术教师。如果不是1963年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他的《怎样刻印章》一书风靡印坛,和1990年西泠印社出版其《现代印选》一书在印坛的影响,至老死乡里也无人知晓。  

陈寿荣先生是书画篆刻全能的大家。书法学颜平原、黄山谷、怀素,上溯秦篆汉隶,真草隶篆行皆工。画学陈老莲、唐寅、吕廷振、陈白阳,以金石笔法作画,山水、人物、花鸟皆精。晚年工诗,每画必题诗。篆刻更是日课。髫龄人塾时仿效学友刻字不觉成癖。弱冠在北华美专得王青芳教授指点。回乡创办国画学校聘学长于希宁授花卉、篆刻,蒙赠孔云白《篆刻入门》一书。

又蒙学长郭味蕖赠万印楼原印拓片精品千余。摹刻不计寒暑朝夕奏刀如醉如痴,打下坚实雄厚的根基。远揖古玺秦汉,近鉴邓赵吴齐,涉猎秦权汉瓦碑刻封泥,无不刻意追求,融入已意。他治印用刀如笔,印面文字、边款,均是铁笔书法。巨印雄浑苍莽,小印清秀典雅。晚年锐意变法,由严谨朴茂而为泼辣豪迈。1978年山东省外贸公司出版手钤的《陈春翁印谱》(四卷)行销香港及东南亚各国。从中可窥其风格形成之轨迹。

笔者有幸于1974年拜陈寿荣先生为师,得其面教函授。自1974年至1999年的26年间,老师给我的亲笔信札达260多封,每封数纸不等,大多毛笔书写。在书信中指导我学习书印如何入门、深造,如何做人,在书信中畅谈他书画篆刻的观点。是研究他的艺术人生的第一手资料。兹摘录几条与同道分享:

 “要想篆刻大进,非求书法大进不可。自古之有特色之大篆刻家如吴昌硕、黄牧甫、赵撝叔等,均是独具风格之大书法家。纸上书法与石上书法完全一致,书印相互推进,书有特色,以之治印,印自有特色。以铁笔之力作书,书愈有金石之气。故治印大进之秘在于深研书法。此气象万千之源也!

一方印的质量关键问题是写印稿。分量约占治成全印中之百分之八十至九十,刀法仅占百分之十至二十的作用。一方印稿写得好,即使刀法差些,这一印基本上还是好的。如果印稿欠妥,刀法再好,此印也是失败的。要多下摹印的工夫……用这一功如同练字临摹字帖一样的重要。” “治印千万不要忘了仿汉是基础。仿的多了、熟了,就能运用自如,自成一家。取法乎上成就可大些  “作印与作画道理一样,宜有疏密,切忌平板。故多字印不易刻,多字印中必须有特别醒目处,如特密或特疏处,这就叫观者醒目了。如一个剧中必有高潮(即紧张情节)才能激动观众。

 “从现在青年印界中看,有许多不正之风,表现如下:一、忽视优良传统,急于创新,结果怪气十足,或呆板乏味。先不论构图,只从笔画上看,锯条式、方块式等毛病全有。二、印章越刻越大,越来越空洞。三、不在书法特别是篆书上多下基本功,大肆夸耀刀法第一。四、对老前辈的忠告阳奉阴违,言行不一,急于所谓创新,一鸣惊人。 陈寿荣先生对于传承印学的良苦用心,于此可见一斑。

1963年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他的《怎样刻印章》一书,在那个封闭的年代,印学书籍凤毛麟角,该书以其通俗实用而成为广大篆刻爱好者的良师,和篆刻家的益友1980年修订再版。经多次印刷,总发行量达30多万册(尚不包括港台及海外翻印)。   

收集现代篆刻家的作品,南京艺术学院丁吉甫教授开启先河。1980年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他的《现代印章选集》,该书收录17个省市90位篆刻家的作品。1990年西泠印社出版陈寿荣先生的《现代印选》,收入全国(包括港台,个别省份除外)计350位篆刻家的作品,较之丁吉甫先生的收集更上层楼。

该书由沙孟海题写书名,刘海粟、诸乐三、刘江等题写扉页,朱复戡写《序》。朱复戡先生在《序》中予以高度评价:自周亮工作印人传,后之续辑大都局限于时代,不易展现其全貌。今陈寿荣……诸君,费三年经营,辛勤搜集,将近百年来全国各地,包括满、回、蒙族,香港地区、台湾省,以及海外印人共九百余家,诚可谓包举八荒、囊括千家。几经评选,得三百余家,亦堪蔚为大观。具见我国印学正走入繁荣。收辑此编旨在推动篆刻艺术蓬勃发展。书成嘱题,乐为之序。该书自1981年起征稿,几经周折抢救性地收集到有关已故篆刻家残存濒临消亡的作品,历经十年才得以出版,可谓好事多磨、终成正果。其对我国印坛的贡献,功不可没!

陈寿荣先生在生前,嘱咐我两件遗愿:一、日后在时机成熟、条件许可时,继《现代印选》之后,由弟子刘云鹤编著更为全面的展现印坛全貌的《现代篆刻家印蜕合集》。

这个遗愿已于陈寿荣先生逝世10年后的2013年,上海学林出版社出版,可以告慰于先生的在天之灵了。二、陈寿荣先生给弟子刘云鹤的260多封书信,亦愿望在适宜时候出版,并在生前为之题写了书名《陈寿荣致刘云鹤书信集》。鉴于多种原因,出版该书的时机尚未成熟。我当在有生之年,努力完成恩师的遗愿。

謹以此文作为对陈寿荣先生百年诞辰的纪念。

2015年中秋节于烟台寓所还我堂,时年七十有三

 

上一篇:仲向阳:书法学习讲座
下一篇:饶宗颐:中国梦当有文化作为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