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检索:

文化 > 文学新作 > 正文


管淑平 | 冬之物语
2020-12-10 21:07:28   来源:   

秋风的尾声过后,冬天便顺着轨迹紧紧地跟了上来。入冬后,一切都比较平静,比较安分,比较低调,值得去细细品味。

冬天是安静的。远离车马喧嚣的人们,在冬日看起了闲书,撒欢儿的秋虫收敛了性格;琴瑟和鸣的鸟夫妻也放低了身段,不敢高声卖弄它的歌喉了。

空气中涌动着一股冷飕飕的气息,这是冬日给人们特别准备的礼物。它知人们怕寒,所以告诫人们要在红泥小火炉旁围坐着,读读书,思考思考未来,规划规划人生。这冬啊,一定是位兰心蕙质的女子,它不能是天上的仙女,因为仙女太美太艳了,让人羡慕不假,但却难以亲近。

清秀如人,这是冬天给人最直观的感受。城市和农村,山光与水色,趁着人们还未注意,就将容颜一换,变得简约,变得朴素。小城里的姑娘和小伙儿们,也跟着时序变化着节奏,一件保暖内衣外加一件羽绒服,便是入冬后的第一次换装。朴质的农人添了件保暖的冬衣,对于他们来说,外在形象什么的那都是浮云,只有健康的身板儿才是最重要的。

相比起来,草木就显得含蓄得多了。树不要多余一片叶的点缀,花儿隐退,草色暗黄,山色一点一点地变淡,田野一天一天地沉眠。清清的水在湖泊流溢,湖水虽然是清清的,但却苗条了很多,远远地望去,边岸的土层和水草也隐隐约约地显露了出来。水呀水,一点点地往水中央的白蘋小洲靠近,退吧,退吧,只有消退了,那在水一方的姑娘才不敢再犹抱琵琶半遮面。没有了夏的葱茏,没有了秋的饱满,冬像是一位保持身材的爱美之人,可不,你看它不是终于减肥成功了吗?

最妙的莫过于那初霜暗访的早晨。是的,晨起时分的冬天,一切的美感和纯粹都宛然其中了。慵懒的猫,趴在窗台,不愿理人,懒懒地蜷缩着身体,安稳地熟睡着,似乎提前进入了老年社会。檐角的燕窝,婉转的歌声亦变得稀疏了。一个丰富世界正在窗外酝酿,丝丝寒意,浅浅银白。初霜,是雪姑娘提前向人们传达的问候,它也如雪般纯粹。早起的人,还在窗前久久凝视,一切的愁云愁雨皆不见了,剩下的只是一种久违了的旷然。

我喜欢冬天带来的这份感觉,简约,干净,清清静静,宛如一幅简单的水墨画,不需要浓墨重彩,只需要一点白描,就能描绘出心中所期待的模样。

上一篇:熊荟蓉 | 老乐的人生哲学
下一篇:孙克艳 | 思 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