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检索:

文化 > 文学新作 > 正文


邹晓慧的诗
2019-11-13 15:48:20   来源:   

邹晓慧的诗

邹晓慧

 

梦见双马石

 

双马石, 乡愁是你留给我的孩子

所有的风都为他吹

所有日子都为他悲

当我想你的时候

他就满山遍地野跑

 

谁的身体在山中凝结

谁的血液在水中打开

又像一个不敢回家的孩子

坐在风口, 除了沉默

如同清溪河, 无法睡去

 

假如所有的日子都为你而破碎

必有伤风的诗歌持续发霉

假如所有远走他乡的人都没有好结果

我愿承受被城市掏空的命运

有些诗注定无法写出来了

 

双马石, 是否你的眼睛也湿了

你像一个哑巴孩子抱着空空的乳房

似乎是懂非懂, 世事如流水

你还是你, 我还是我

就像山还是山, 水还是水……

 

      双马石

 

 

故乡就像布了迷魂阵

那些花像眼睛

那些草像耳朵

那些气息像灵魂

我对双马石言听计从

 

那个只有五百亩大小的双马石

是我心中最大的世界

没有第二,  只有第一

一个与世无争的小山村

 

门前的老树像个守魂的人

依依不舍的落叶像诗眼

纯净, 踏实, 木讷的有些迟缓

牵动了客家人的泪水

像清溪的流水一样冲刷我

 

我魂不守舍的故乡

就像那条童年走过的山路

像一条把光阴当滑道的蛇

钻进我的内心

 

那些木像小名

那些树像老年

那些山水像故事

多少经历世事的人已长满白发

多少穷途末路的在此悔恨

 

唯有故乡像爱

像母亲永远不变……

 

      暖冬

 

天冷了, 天空越来越空

像一些落魄的故事没有了皈依

像一个失足的浪子离开了家乡

像一条离开了农夫怀抱的蛇

 

一条赤着脚踝又一些疲惫的

对冬天不怀好意的母兽

以打霜的姿势凝望这个世界

打开河流    又关闭河流

 

我听见被尘世冲刷过的雨雪

发出白花花的孤独的声音

我看见一个花白的老女人

坐旧了整个乡村的黑

 

天冷了   心灵越来越空

被霜雪打过的冬天容易生病

那些失魂落魄的陈年往事

只能乱七八遭地丢在生活的低处

 

 

冬天的沉默会把你带入回忆之中

某些不寻常的温情

不是被别人拒绝  就是被自已拒绝

春天只能渴望  但不可靠

 

只能怨自已的肉身太薄

无法抵挡多年积累下来的寒冷

这个消瘦农妇的腰身无法捆住

一身至死不休的慢性疾病 

 

对于穷人来说  越来越空的冬天

就像到处打滑的乡间小路

就像赤手空拳挣扎的人生

无声、空旷、漫长 、无所依-----

 

 

 

 

 

 

上一篇:走进陈列馆(外一首)
下一篇:中国维纳斯

分享到: 收藏